當前位置:首頁 > 長篇鬼故事

石縫藏謎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10-15作者:冥畔幽燭

    風,凄厲地吼叫著,呼嘯而至。它不停瘋狂卷起散落一地的萎黃落葉,然后打著奇詭的漩渦往那不知名的遠方,漸行漸遠。
    九十年代初,某偏遠省份一個僻靜的小村莊。
    “你等等我啊,剛哥,你等等我!”村頭的大槐樹下響起了一個脆如畫眉鳥般的嬌憨聲音。
    “又有什么事,哎呀,你真的很煩人知道不?”一個聲音回答道。雖然這個嗓音有些粗厚,但仍掩飾不了里面夾帶的那一抹稚嫩。
    這是兩個青澀的孩童,看上去大約也就在十一,二歲左右的年紀。女孩叫周婷,男孩叫紀剛,兩人自幼相識,都住在這個連山村里,一個村頭,一個村尾。
    “剛哥,明天咱們就要去縣城念初中了,騎車去那里要半個多小時呢!要是遇上壞人,可怎么辦啊!我,我有些害怕!”周婷一邊怯生生地說著,一邊偷偷用眼睛瞅著旁邊身形魁壯的紀綱。
    “有什么好怕的,到時咱倆一起騎車去上學。這樣吧,今后咱們每天就在這棵大槐樹下碰頭。你看這樹多好,又高又茂密,下雨躲到它底下都不會被淋濕!”紀剛粗著嗓子說道,他現在正是換聲的年紀。
    “真的嗎?太好了,剛哥,你對我真好!”周婷高興地在地上跳躍著,像一尾活潑的小魚。
    紀剛也笑了起來,只不過他心里想的卻是:“真是個傻丫頭!瞧你那又黑又瘦的模樣,跟個蘆柴棒似的,哪個壞人會注意你啊,嘻嘻!”。
    雖然紀剛在心里這樣想著,但第二天一早他還是如約推著自家的那輛二八自行車來到了村頭的大槐樹下,等待著和周婷一起去上學。
    做人,一定要信守諾言,言而有信!這是他的父親常常告誡他的,雖然父親不能天天陪伴在他的身旁,但這些話紀剛在心里卻一直記得很牢靠。
    紀剛的父親和周婷的父親是村里的兩個“能人”,所謂能人也就是有能耐,有頭腦的人!
    二人先后參軍從這個落后的小村莊里走了出去,周婷的父親是炮兵,在部隊里因技術能力超強,很快就成為資深士官,后來又被上級提拔為基層軍官,一直留在部隊工作。
    而紀剛的父親則更是出類拔萃,他身形高大,相貌英武,敏而好學,深受所在部隊上級領導的賞識。在服役期間就被送入軍校深造,隨后平步青云,多年下來竟已是解放軍駐某邊界某部的團級干部。
    按照當時的制度,團級干部家屬是可以隨軍的。但紀剛父親的部隊遠在邊陲國境線上一偏遠山區,紀剛要是隨軍去那里根本就讀不上什么像樣的學校,所以只得留在家鄉讀書。
    千萬不要小覷縣城里的中學,要知道這個小小的縣城中學每年都會為國家輸送大批優質的莘莘學子,這大概就是所謂“自古英才出寒門”吧!
    紀剛穩穩地坐在車座上,一腳著地一腳踏在腳蹬上,默默地想著心事,他在為自己的未來做著長遠規劃。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了一個清脆的聲音,“剛哥,我來了,等急了沒有?”是周婷。
    周婷穿著白底紅花點的襯衫配著藏青色的褲子,背著一個黃綠色的軍用書包,咋看之下倒有那么點女孩子的文秀。

    “呦,到底是中學生了,不一樣了啊!”紀剛打趣道。
    “討厭!”周婷嗔怪著,但馬上又道:“咱們趕緊出發吧,第一天上學,可不能遲到哦!”,紀剛忙應道:“好勒,出發嘍!”話音剛落,兩輛自行車就像兩只離弦的箭一般往縣城方向而去,很快便沒了個蹤影。
    緊張明快的中學生活開始了,雖然學業上的負擔愈加繁重,但紀剛仍信守著諾言,不管風天雨天都等著周婷一起上學,放學,從未間斷。
    時間稍縱即逝,轉眼六年的中學生涯就過去了,紀剛和周婷快要高考了。
    “女大十八變”,此時的周婷已漸漸出落成一個白皙,水靈的大姑娘了。在學校里她成績優異,溫柔可人,清純美麗,老師和同學們都非常喜歡她。甚至有個別早熟的男同學還經常偷偷摸摸地塞小紙條給她,上面寫著一些讓人臉紅心跳的情話。對此,周婷總是付之一笑,不以為意。
    因為,她的心中早已有了一個身影,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她相信,那個身影是能夠一輩子為她遮風擋雨的。雖然那個他,什么都不知道……
    離高考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這天傍晚放學后,周婷一邊和紀剛騎車回家一邊問道:“剛哥,馬上就高考了,你想好報哪個大學了嗎?”
    紀剛飛快地蹬著車子回答道:“我想去北京,我要上中國人民公安大學!”
    “啊,你怎么要去那啊,難道你今后想當警察?”周婷有些疑惑地問道。
    紀剛點了點頭,“是啊,我的理想就是做一名人民警察,保家衛國,除暴安良!我爸也支持我上警校,軍警一家人嘛!哎,現在我就是擔心自己分數不夠啊!”
    周婷想了想,道:“嗯,其實我也很喜歡警察這個職業的!”
    “啊,快別逗了!就你那耗子膽,還當警察呢,簡直是要笑死人了,哈哈哈!”紀剛大笑道。
    “討厭!”周婷嗔怪道。
    紀剛又笑了一會,然后正色道:“其實你的成績這么好,考哪所大學都沒問題的!班主任李老師不都說了么,你就是考清華北大都沒問題的!對了,你到底準備報哪個學校?”

    紀剛踩著腳踏板等待著周婷的回應,然而半響都沒聽到她說話。紀剛有些驚訝地扭頭往身旁騎車的周婷看去,只見周婷一邊騎車一邊將頭扭向路邊的樹林,她的臉色不知何時起竟變得煞白無比……
    “你怎么了?”紀剛驚訝地問。
    聽到紀剛的問話,周婷不自覺地渾身一哆嗦,“沒,沒怎么!”
    “不對,我剛剛明明看見你好像很害怕的樣子!”紀剛又問道。
    “我剛才看見樹林里有個人影晃過!”周婷有些慌亂地接著道:“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些日子以來,我總感覺好像有人在暗地里盯著我。有幾次在家喂雞時我看見院墻外似乎有個人影一閃而過!”
    “你該不會是看錯了吧”紀剛道,“怎么會呢,我都看見好幾次了!”周婷急道。
    “那這事你沒跟你媽提過?”紀剛又道,“我媽,哼……”
    周婷氣呼呼地道:“她才不管我的事呢,除了麻將她什么都不關心!”
    紀剛忙道:“那怎么辦?要不你搬到學校女生宿舍住幾天,馬上就要高考了,可別耽誤學習啊!”
    “那可不行!”周婷道:“我媽整天打麻將有時成宿都不回來,家里的雞鴨和豬都得我來喂呢,我哪能不回去呢?”
    紀剛無語了,低頭默默地騎著車。
    第二天傍晚,紀剛在村里的麻將場里找到了周婷的母親。此時,她正抽著煙手里搓著桌上的麻將。
    “阿姨,我聽小婷說她最近總看見有人在你家周圍打轉,她非常害怕。馬上就要高考了,您看這幾天能不能不來這玩麻將,在家陪陪她好嗎?”紀剛對周母懇求道。
    “哎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那毛頭小女婿啊!”周母夸張地叫嚷著,一屋打牌玩麻將的村民都跟著笑了起來。
    “阿姨,您別胡說了!”紀剛很尷尬,“您還是快點回去吧!”
    “切,別聽小婷瞎咧咧,哪有什么人影?她就是不想讓我出去玩麻將!”周母氣惱地噴出一個煙圈道:“真是個討債鬼,跟她那個死爹一樣惹人煩!她那個爹一年到頭在部隊都不回來一趟,你說,我天天除了打麻將還能干什么去?”
    “哎,別再啰嗦了,你快來,這盤要胡了!”麻將桌上的人叫喊道。
    “好了,你趕緊回去吧,別在這瞎操心了!”周母嘟囔著,扭著她那肥碩的屁股又回到了麻將桌前,看都不再看紀剛一眼。
    “唉……”紀剛在心底不停嘆息著,垂頭喪氣地往家走去。
    他能有什么辦法呢,他也還只是個孩子,哪能問得了別人家的事呢?
    就這樣,又過了幾天,高考終于來了。
    三天緊張的考試終于結束了,紀剛和周婷感覺如釋重負。
    校門外,紀剛正和幾個同學對著答案,就見周婷和幾個同班的女生走了過來。
    “考得怎么樣?”紀剛迎上前,問周婷道,“應該沒問題!”周婷自信地說。
    “那就好!哎,你們去哪啊?”紀剛問。
    “我們幾個在縣城里玩玩,晚上我們一起回去好嗎?”周婷道。
    “行,別太晚,到時我們就在學校門口匯合。”紀剛和周婷約好了時間,然后二人便各自隨著自己的同學玩去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
標題:石縫藏謎
地址:http://www.wsbcpy.live/cp/52311.html
聲明:石縫藏謎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