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云南蟲谷

云南水下發現金字塔式的獻王墓——這不是現實,而是小說!傳聞救人性命的雮塵珠成了古滇國獻王墓的隨葬品,摸金校尉深入瘴癘之地,再探古墓奇險。三個摸金校尉依照一張人皮地圖穿過遮龍山下古滇國秘密地下水道,不料遭遇千年躉兀汕賢蚋讎ブ瞥傻摹隘俑”像炸彈一樣倒懸在洞頂,當它們接二連三地落入水中,引發的卻是一連串的弱肉強食,一物降一物;叢林中夜現“SOS”電碼,是曾經葬身此地的飛虎隊隊員怨魂作祟,還是獻王的大祭師設下的迷局……

第一章 車禍

回到北京之后,我們在北京的老字號美味齋中,勝利召開了第二屆代表大會。會議在胖子吃掉了三盤老上海油爆蝦之后,順利通過了去云南倒斗的決議。胖子抹了抹嘴上的油對我說道:“我說老胡,云南可是好地方啊。我當年就被天邊飛來金絲鳥那段刺激得不輕,早就想過去會會那批燃燒著熱烈愛情火焰的少數民族少女了。”我對胖子說道:“云南沒你想象的那么好,少數民族少 更多 >>

第二章 彩云客棧

我們閑談之間,汽車停了下來,茶葉販子趕緊招呼我們下車,說要去遮龍山,從這里下車最近。除了我們三人與茶葉販子,同時在這里下車的,還有另外兩個當地的婦女,一個三十多歲,背著個小孩,另一個十六七歲,都是頭戴包巾,身穿繡花圍裙。她們身上的服飾都是白底,當地人以白為貴,應該都是白族。不過這些少數民族并不是我們想象中整天穿得花枝招展的,不是節日, 更多 >>

第三章 蝴蝶行動

那位茶葉販子已經一早就趕路做生意去了,我們洗漱之后,發現老板娘已經給我們準備了不少干糧,還有防蟲的草藥,又讓孔雀給我們帶路,領我們前往遮龍山下的洞口,那里有片不小的竹林,可以伐幾根大竹扎個竹排。我們再三感謝老板娘,帶著家伙進了彩云客棧后邊的林子。這附近的主要樹種以毛葉坡壘①居多,其次是香果樹和大杜鵑,也有少量銀葉桂,只有一塊比平地低的 更多 >>

第四章 倒懸

容不得我們多想,水流已經把竹筏沖向了山洞中的獸門,懸在半空的天然石珠位置極低,我們趕緊俯下身,緊緊貼在竹筏上躲過中間的石珠。就在竹筏即將漂入里面的時候,竹筏前端的強光探照燈閃了兩閃,就再也亮不起來了,大概是由于連續使用的時間過長,電池的電力用光了。我心道:“糟糕,偏趕在這時候耗盡了電池,那前邊的山洞十分詭異,在這里大意不得,必須先換了 更多 >>

第五章 水深十三米

河道下面傳來的聲音尚未止歇,忽聽身后“撲通撲通撲通……”,傳來一個接一個的落水聲,聲音越來越密集,到最后幾乎聽不到落水聲之間的空隙,好像是先前懸吊在河道上空的人俑全部掉進了水中。胖子自言自語地罵道:“大事不好,怕是那些家伙要變水鬼來翻咱們的船了。”說完把“劍威”從背上摘了下來,推開彈倉裝填鋼珠。我也覺得后邊肯定是有異常狀況,便轉回頭去 更多 >>

第六章 刀鋒

由于事出突然,胖子也沒顧得上開槍,不過以“劍威”的口徑,就算是變成機關槍,恐怕也不會給軀體這么大的蟒蛇造成致命傷害。事到如今,自然不能在這束手待斃,我和胖子、Shirley楊三人同時發一聲喊,掄起了胳膊,用手中的竹竿和槍托,拼命劃動竹筏,不料這只竹筏下面掛了無數水彘蜂,怕不下百十斤重,竹筏吃水太深,根本快不起來。只要那條全身青鱗密布的 更多 >>

第七章 穿過高山 越過河流

鐵葉子的摩擦聲像一波接一波的潮水,不斷撲向我們腳下的竹筏,竹筏雖然綁得結實,卻也架不住這群餓鬼托生的刀齒蝰魚來啃。我們情急之下,只好掄起工兵鏟去剁游近的魚群。我一鏟揮進水中,工兵鏟就被瘋狗一樣的刀齒蝰魚咬住,我急忙抬手把咬住工兵鏟的那兩條刀齒蝰魚甩脫,低頭一看不由得冷汗直流,工兵鏟精鋼的鏟刃上,竟然被咬出了幾排交錯的牙印。然而這只是當 更多 >>

第八章 密林

聽到胖子說發現了蟲谷的入口,我和Shirley楊也舉起望遠鏡,順著胖子所說的方向看過去,只見遠處山坡下有一大片黃白相間的野生花樹,花叢中有成群的金色鳳尾蝶穿梭其中。這些蝴蝶個頭都不小,成群結隊地飛來轉去,始終不離開那片花樹。Shirley楊贊嘆道:“那些花應該是蝴蝶蘭,想不到吸引了這么多黃金鳳尾蝶……還有金帶鳳蝶……竟然還有罕見的金線 更多 >>

第九章 鬼信號

自從離開部隊之后,我經常發噩夢,要不整晚整晚地失眠,在北京做起古玩生意之后,精神上有了寄托,這才慢慢好轉,一倒下就著,不睡夠了雷打不動。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被人輕輕推醒。我雖然困乏,心中卻隱隱覺得有一絲不安,此刻被人一推,立刻醒了過來。這時天空上厚重的云層已經移開,清冷的月光灑將下來,把我喚醒的人正是Shirley楊。Shirley楊 更多 >>

第十章 打字機

頭盔下出現的是一雙金色巨眼,這雙眼睛發出兩道冷冰冰的凌厲金光,似乎比我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還要刺眼。那如電一般的目光和我對視了一下,我心中正自駭異,這雙眼真是讓人三魂滿天飛,七魄著地滾,不過絕不是美國飛行員變的僵尸。就在這一瞬間,時間仿佛突然變慢了,黑暗中燈光閃爍不定,我雖然并未看清那究竟是什么生物的眼睛,卻瞧出來這是一只罕見的巨大猛 更多 >>

第十一章 指令為搜索

黎明前的原始森林,像是籠罩在死神翅膀的黑暗陰影中,靜得連一根針落在地上都可以聽到。我坐在樹梢上聽了數遍,絕對不會有錯,反反復復,一遍又一遍。連樹下的胖子也聽到了這組“嘀嘀嗒嗒”的奇怪信號,仰著脖子不停地向樹上張望。我們一時未敢輕舉妄動,只是打開了狼眼手電筒,去照那發出聲響的地方,但是狼眼手電筒的光柱被茂密的植物遮擋得影影綽綽,越看越覺 更多 >>

第十二章 絳血

我們此刻就像是那山洞中的人俑一般,被保險繩倒懸在樹干上,晨光照得人眼睛發花,只見那裂開的樹身中露出一塊暗紅色的物體,呈長方形,頂上兩個邊被磨成了圓角。陽光透過樹隙照在上面,發出淡淡的紫色光暈,這是什么東西?我掙扎著用登山鎬掛住樹身,重新爬回樹冠,然后把Shirley楊也扯了上來。胖子本就有恐高癥,也不敢有大的動作,嚇得全身發僵,我想把 更多 >>

第十三章 升官發財

世界上沒有平白無故的愛,也沒有平白無故的恨,天空也不會無緣無故地突然在白天如此打雷,不吉祥的空氣中,仿佛正在醞釀著一場巨大的變化。除了陰云縫隙間的閃電,四周已經暗不辨物,我只好又把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重新打亮。正待到樹冠的另一端去看個究竟,卻發現準備和我一起開棺的胖子蹤影不見,我忙問Shirley楊:“你見到小胖了嗎?”Shirley 更多 >>

第十四章 絕對包圍

我們面前呈現出的諸般事物,好像是一條不斷延伸向下的階梯,一個接一個,引誘著我們走向無底深淵。夜晚老樹中傳來的“鬼信號”,美國空軍C型運輸機殘骸,然后是飛機下的玉棺,棺中的老者尸體,還有那條被剝了皮的痋蟒,它尸體上生出的紅色肉線,生長到了棺底,而那種特殊桐木制成的棺底,就像是一層厚厚的柔軟樹膠,任由紅色肉線從中穿過,也不會泄漏一滴玉棺中 更多 >>

第十五章 鎮陵譜

糾纏在一起的老榕樹,由于樹中全是大小窟窿,平時全指著從玉棺中生長出來的紅色肉線支撐,此時失去依憑,頭重腳輕,被地下的龐然大物一拱,便從側面轟然而倒。樹中那口被我用湯普森沖鋒槍打爛了的玉棺也隨著掉落到地面上。玉棺中的積液已經全部流盡,只剩下赤身裸體的白胡子老頭尸體,還有那被剝了皮寄生在棺主身體上的痋蟒。這一人一蟒完全糾結在一起滾了出來, 更多 >>

第十六章 在蟾之口

鎮陵譜的浮雕中,最高處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月城、角樓、內城、瘞碑、闕臺、神墻、碑亭、祭殿、靈臺等建筑一應俱全。后邊的山川都是遠景,宮殿下沒有山丘基石,而是數道霞光虹影,凌空步煙,四周有飛龍纏護,顯出一派超凡脫俗的神仙樓閣風采。再下邊,表現的是玄宮下的神道。神道兩邊山嶺綿延,高聳的山峰森森然危危然,襯托得空中樓閣更加威嚴,這條神道應該 更多 >>

第十七章 禁斷之線

我問Shirley楊:“我看這兩塊石頭戳在這里,雖然顯得突兀,但巖石本身卻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倘若是隕石,那應該在這里有隕石坑才對,你看這附近哪里有什么被隕石沖擊過的痕跡。”Shirley楊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對我說道:“你看看你手腕上戴的潛水電子腕表,現在已經沒有時間顯示了。這石頭上有很多結晶體,我估計里面含有某種稀有元素,電子電路晶 更多 >>

第十八章 九曲回環朝山岸

谷中昆蟲的舉動頗為異常,它們為什么不敢向深處活動?我急忙跳上夯土和石條壘成的殘墻,站在高處往溪谷里望去,只見前面的地形逐漸變低,大概再往里走,就進入了毒瘴氣之境。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再向深處走,連昆蟲都沒有了,說明可能里面存在有毒物質,為了安全起見,咱們還是把防毒面具都準備好,以便隨時戴上。”在繼續前進之前,三人還分別吃了 更多 >>

第十九章 化石森林

隧道被照明彈的軌跡照亮,可以看見左右兩端,在不對稱的位置上,各有一個洞口。主道兩側堆滿了森森白骨,只能分辨出有大量錐弧形狀的巨大象牙,照明彈射到盡頭,還可以見到那邊有水波的閃光,應該是蛇河的地下水系。雖然這條隧道十有八九有厲害的機關,但是與那無邊無際的山瘴毒霧相比,冒險從地底隧道中進入獻王墓還是可行的。反正我們三人身手都還不錯,也不像 更多 >>

第二十章 死漂

女尸的身體裹著一層微弱的藍光,那是一種沒有溫度,象征著死亡與冰冷的光芒,一看之下便覺得幽寒透骨。不知這具女尸,抑或女鬼,為什么會突然從水底浮了出來。我盡量讓自己狂跳的心率降低下來,但是身體中莫名的恐慌卻始終消除不掉。我心想:“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我們必須先下手為強。”于是伸手去取黑驢蹄子,打算等那女尸從水底接近的時候,就突然把黑驢蹄子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異底洞

我反問Shirley楊道:“咱們三個人越變越小?這話從何說起?”Shirley楊對我說:“附近可以參照的物體,包括植物和昆蟲,還有大量的古樹化石,都大得異乎尋常,所以我才想會不會這葫蘆形的山洞里,有什么奧妙把進來的人身體逐漸變小。”這件事聽上去實在是匪夷所思,一時也難以斷定。我對Shirley楊說:“就算是身體可能被變小了,難道連衣服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山神的秘密

人類的祖先在鴻蒙初開的石器時代,便有了結繩記事的傳統。隨著文明的發展,石刻與巖畫、浮雕等直觀的表現形式,成為了傳承文明最有效的途徑,在一些舉行重要祭禮的場所,都會遺留下大量的圖形信息,給后人以最直接的啟示。古代先民們在漫長的歲月里運用寫實或抽象的藝術手法,在巖石上繪制和鑿刻圖形或者符號,它記錄了古代人類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我們在這蟲谷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群尸

Shirley楊向來十分重視團隊精神,始終認為三人之間所有的事情都應該開誠布公,見我又和胖子低聲嘀咕,便問我道:“你們兩個剛才在說什么?”我最怕被Shirley楊追問,只好故計重施,從背包里取出芝加哥打字機,遞給Shirley楊道:“前方去路恐有兇險,我這把沖鋒槍先給你使,如果遇到什么不測,你別猶豫,扣住了扳機只管掃射就是。”Shir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龍鱗妖甲

黃金鑄造的異形面具,歷經了數千年歲月的打磨,依舊金光燦燦,與我們在獻王大祭司玉棺中找到的那個面具,除了眼眶部分之外,基本上完全相同,都是龍角、獸口、魚尾形的耳括。只不過后者是人類帶的,而現在突然出現在我們側面的面具,卻要大得多,和一口食堂煮大鍋飯的大鍋相差無幾。只這一個照面,我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東西,心中猛的一跳,直覺告訴我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潘朵拉之盒

我對胖子的底細了如指掌,知他水性精熟,此刻見他落水,卻不得不替胖子擔心。那些奇怪的浮尸像是煮開了鍋的餃子,翻滾不停,只見胖子一落入水中,便隨即被那無數的女尸裹住,眨眼之間,已看不到他身在何處。我想跳下水去救他,卻又被那狂呼慘叫不斷掙扎的怪蟲擋住了去路,急切間難以得脫,只好對著水面大喊他的名字。被挖了眼睛的怪蟲,瘋狂甩動它那龐大的軀體, 更多 >>

第二十六章 胎動

霍氏不死蟲吐盡了肚子里的東西,悲哀地慘叫了幾聲,昂起來的頭復又重重摔落,它的體力已經完全耗盡,蜷縮起來,一動也不動了。胖子剛才被那些女尸和巨蟲的胃液,噴了滿頭滿臉,又險些被那口大柜子砸到,雖然驚魂未定,卻尤未忘記摸金發財四字,立刻走到近前,一邊用手抹去自己臉上那些惡臭的黏液,一邊自言自語道:“他媽的差點把胖爺砸成肉餅……大難不死必有后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龍虎杖

我趕緊對Shirley楊擺了擺手,讓她千萬別再說下去。胖子卻對那些事物不以為然:“女人不生娃,怎么產起了蟲子?這可多少有點不務正業。”Shirley楊沒有理睬胖子,望著那堆積如山的尸體,輕輕嘆息:“實在是太慘了。”微一沉吟,取出一條繩索,綁了個活繩套,對準浮在水面的一具死漂扔了過去,一下便套個正著,剛好鎖住死漂的頭部。我和胖子見她動手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一分為三

那無數慘不忍睹的浮尸,讓我心口上像是被壓了塊巨大的石頭,突然變得歇斯底里起來,想要吵鬧一場,使自己不至于被葫蘆洞中的怨念所感染。面對這口神秘的銅箱,胖子也激動了起來,立刻從攜行袋里掏出那枚黃金獸頭短杖喊道:“黨代……不是不是,是黃金鑰匙在此!”兩端分別是龍首與虎首、中間略彎的黃金短杖,泛著金燦燦的光芒。這根金杖與黃金面具等幾件金器,都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暗懷鬼胎

胖子手重,后悔也晚了,還自己安慰自己道:“整的碎的一樣是玉,里外里還是那些東西。”蠟與玉兩層之下,還有一層軟木,看樣子這些物品都是防潮防腐的,究竟是什么東西要這么嚴密地保存?葫蘆洞里面的東西,都與獻王和他的大祭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獻王本人并不擔任主持重大祭禮,而是另有大祭司,這說明他們是一個政教分離的統治體系,而非中國古代邊疆地區常 更多 >>

第三十章 鬼哭神嚎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道:“從前的邊疆不毛之地,夷民們多有生殖崇拜的風俗,這和古時惡劣的生活環境有關系。當時人類在大自然面前還顯得無比渺小,人口稀少,大大小小的天災人禍,都可能導致整個部族滅絕,唯一的辦法就是多生娃,所以我覺得這玉胎可能是上古時祈禱讓女人們多生孩子用的,是一種胎形圖騰,象征著人丁興旺。”胖子笑道:“還是古時候好啊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破卵而出

一只半人半蟲的怪嬰正抱住了Shirley楊的腿哇哇大哭,那哭聲沙啞得好像根本不是人聲,就連我們在深夜叢林中聽到的夜貓子叫也比這聲音舒服些。事出突然,Shirley楊完全怔住了,那半蟲怪嬰哭聲忽止,嘴部朝四角同時裂成四瓣,內部都生滿了反鋸齒形倒刺,如同昆蟲的口器,這一裂開,仿佛是整個嬰兒的腦袋都分成了四片,晃晃悠悠地就想咬Shirley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天上宮闕

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一沉入漆黑陰冷的水中,照明范圍立刻縮小,在這黑沉沉的地下水域里,僅有的一米多可視范圍,跟瞎子差不多。倉促之中,我趕緊閉住呼吸,低頭向水下一看,一只蟲人合一的怪嬰的四瓣形口器,剛好咬在我的水壺袋上。軍用水壺都有一個綠色的帆布套,十分堅固厚實。痋嬰的嘴中全是向內反長的肉刺,咬到了東西如果不吞掉,就很難松口,此刻這個怪嬰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碧水之玄

巨大的水流聲如轟雷般響個不絕,若不是胖子腰上有條安全繩,三人早就一起落入下面的深潭。現在這種上不來下不去的情況更加要命,那些痋嬰昆蟲的特征越來越明顯,已經是半蟲半鬼,丑惡的面目讓人不敢直視。它們正從葫蘆嘴源源不絕地爬下絕壁,快速向我們包抄而來。我大頭朝下地懸掛在藤蔓上,下面深綠色的潭水直讓人眼暈,急忙掙扎著使身體反轉過來。這一下動作過 更多 >>

第三十四章 黑色漩渦

獻王墓所在的墨綠色水窟,其地形地貌,在地理學上被名副其實地稱作漏斗。其形成的原因不外乎兩種,其一是強烈的水流沖毀了溶巖巖洞,造成了大面積的塌陷;其二,也許是在億萬年前,墜落的隕石沖擊所致。我背著兩只沒頭的半蟲人,從陡峭的絕壁上翻滾落下,心中卻鎮定下來,身體雖然快速地在空中墜落,手中卻一刻沒閑著,將登山頭盔上的潛水鏡罩到眼睛上,甩脫掉了 更多 >>

第三十五章 凌云宮 會仙殿

站在天宮般宏偉華麗的宮殿正下方,只覺整個人都無比渺小。宮殿這種特殊的建筑,凝結了中國古典建筑風格與技術的全部精髓,是帝王政治與倫理觀念的直接折射,早在夏代,便有了宮殿的雛形,至隋唐為巔峰,后世明清等朝莫能超越,只不過是在細微處更加精細而已。古滇國雖然偏安西南荒夷之地,自居化外之國,但最初時乃是秦國的一部分,王權也始終掌握在秦人之手,直 更多 >>

第三十六章 后殿

王座上盤著一條紅色的玉龍,用狼眼一照,龍體中頓時流光異彩,有滾滾紅光涌動,里面竟然全是水銀,不過這條“空心水銀龍”倒不算奇怪,真正吸引我們的,是這條龍的前半截。那龍一頭扎進壁中,盤踞在王座上的只是包括龍尾在內的一小部分龍身,龍尾與雙爪搭在寶座的靠背之上,顯得有幾分慵懶。龍體前邊的大半段,都凹凸起伏地鑲嵌在王座后壁上,與殿壁上的彩繪融為 更多 >>

第三十七章 烈火

我們正眼睜睜地盯著高處那件衣服,衣服上那顆人頭猛然間無聲無息地轉了過來,沖著我們陰笑。我和Shirley楊心中雖然驚駭,但并沒有亂了陣腳。據說厲鬼不能拐彎,有錢人宅子里的影壁墻,便是專門擋煞神厲鬼的。這后殿的殿堂中全是石頭畫墻,大不了與她周旋幾圈,反正現在外邊正是白天,倒也不愁沒地方逃,想到這里我取出了一個黑驢蹄子,大叫一聲:“胡爺今 更多 >>

第三十八章 天窗

我從大木梁上跌落,被繩索像那些空空的衣服一樣懸掉在空中,頭上腳下地吊在那里。剛想到這后殿中的水銀機關,有可能是想保存某個秘密,便覺得腰上一緊,Shirley楊和胖子正在動手拽動繩索,緩緩地將我拽回木梁。我的大腦在飛速運轉,眼瞅著殿內水銀越來越多,已經沒過了六足銅鼎的鼎腹,只消再有片刻,就會將畫墻、石碑完全覆蓋。那個只要一碰就會引發水銀 更多 >>

第三十九章 舌頭

我見天象奇異,明天又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必須在子時之前離開,否則恐有劇變,不過Shirley楊不信這些,我若說出來,也憑白讓她嘲笑一場。在凌云天宮的琉璃頂上,已經丟過一次人了,還是暫時先別說了,只盼著此番行動能夠盡快功成身退。我想到此處,便指著水潭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我先前掉進這潭水中一次,雖然匆忙,但對這里的地形大致上有所掌 更多 >>

第四十章 水眼

胖子解釋道:“其實……當時……當時我也就隱瞞了一件事,不對不對,不是想隱瞞,是沒得空說,而且我考慮到咱們最近開銷比較大,光出不進也不是事兒……好好,我撿有用的說,我爬過房梁,去燒吊在墻角的那套衣服,開始也被那好像腦袋一般的人皮頭套唬得夠嗆,但是我一想到董存瑞和黃繼光那些英雄,我腦袋里就沒有我個人了,一把將那頭套扯了下來,想作為火源,先 更多 >>

第四十一章 叩啟天門

我反問Shinley 楊:“你一直都是科學至上,怎么突然問這種沒斤兩的話?要說這人有靈魂存在我完全相信,但說到神仙那種事……我覺得那些都是胡說八道。”Shinley 楊道:“我也是有宗教信仰的,我相信這世界上有上帝,不過……”胖子突然口齒不清的插嘴道:“什么不過,我告訴你吧,神仙啊,不是有位哲人說過嗎殺死一個人你會成為罪犯,殺死一百萬 更多 >>

第四十二章 三個國王

胖子正想再問,我一招手將他的話打斷:“怎么著,剛看見棺材就忪了?以前的確是有過窨子棺,青銅槨,八字不硬勿近前的戒條,但咱們能路過三生橋,來到陰宮冥門之前,說明咱們三人的命絕對夠硬,否則未踩三生橋,就早巳墜入幽冥之中了。”胖子說道:“笑話,本司令什么時候害怕過,只不過沒見過這種棺材,老虎咬剌猬,不知該如何下嘴。”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們的八宇 更多 >>

第四十三章 長生燭

墓室角落的燭光,距離我們最近的,是與室中三口妖棺的擺放位置相同,按“△”形排列的三只蠟燭,這種光線是我所熟悉的,肯定是胖子剛點的三只蠟燭。然而三只蠟燭的右邊,卻另有兩排微弱的藍光,豎著出現在墻上,三三為列,這種光只能使人在黑暗的地方察覺到那里有光,而幽藍色的光源本身卻沒有任何照明度,黑處還是那么黑,只是在這一片漆黑中,多了六盞幽暗的藍 更多 >>

第四十四章 石精

相較之下,數目與光芒,都詭異到了極點的“長生燭”,畢竟沒有那青銅槨里指甲撓動金屬的響聲滲人,那抓撓聲在壓抑的地下空間里,顯得格外突出刺耳。我急忙對胖子說:“那銅鏡作用雖然不明,但很有可能是用來鎮住銅棺中的古尸的,你趕緊把它給我,我先安回去試試,看還能否管用。”胖子把銅鏡交在我手中,我接過銅鏡,讓胖子與Shirley楊先別管那邊剛剛亮起 更多 >>

第四十五章 奪魂

我見胖子用“縛尸索”將那古尸的脖子勾住,掄圓了胳膊“啪啪啪啪啪”,狠抽了古尸五個響亮的大耳光,我趕緊將他攔下,聽他說得古怪,便繼續問道:“你是不是吃多了撐的,打死人做什么?”但是隨即想到,先前胖子中了“舌降”,莫非仍沒徹底清除,還留下些什么,想來那套“巫衣”的主人,也是被獻王殘害而死,是不是她化為厲鬼,附在胖子身上,就為了潛入陰宮,學 更多 >>

第四十六章 觀湖景

我覺得呼吸困難,手足俱廢,右手的沖鋒槍說什么也舉不起來。身后的胖子和Shirley楊應該很快就到,但是恐怕再有兩秒鐘,我就得先歸位了。脖頸被緊緊箍住,頭被迫仰了起來,只看到上面白花花的石英巖,完全看不到對面是什么東子在掐我。這是背后猛然被人拍了一巴掌,我“啊”的一聲叫出聲來,手腕和脖子痛得快要斷了,然而那掐住我脖子的手卻像夢魘般消失了 更多 >>

第四十七章 第十具尸體

從女尸體內生出的尸蛾,已經被胖子燒死了一大半,剩下的雖然也不算少,但畢竟只是些瞎蛾子,只撲有光亮的東西,剛開始倒挺能唬人,現在看來算不上什么太大的威脅,而且“洞室墓”外邊的尸蛾,已經散開,剛飛進來的這些,很快就被我們盡數拍扁了。最讓人覺得奇怪的是那口鳳棺哪去了?我盜墓的直覺再一次告訴我,那肯定是“第十具尸體”搞的鬼,當務之急是先把它揪 更多 >>

第四十八章 斬首

我左邊的腳腕子被幾只手捉住,立刻感到一陣陰冷的劇疼,MIAI沖鋒槍落在了地上,身不由己的被扯向黑暗之中,急忙用另一條正準備邁出香爐的右腿,勾住厚重的爐口,大腿的筋骨被抻得快要撕開了。混亂中只看見那數十條,都是如人手一般的怪手,漆黑異常,被射燈的光束照上,立刻變成的詭異白色,都是從黑暗的墓室角落中伸出來的,胖子和Shirley楊也被數只 更多 >>

第四十九章 感染擴大

我在黑暗黏滑的眼穴中,踩踏著獻王的內棺,拼命向上攀爬,胖子和Shinley 楊焦急的催促聲正從上方不斷傳來,不知是由于心態過于急躁,還是“烏頭肉槨”中那些融化的物質影響,就覺得四周全是黑暗,登山頭盔上那僅有的微弱光束,似乎也融化到了肉槨無邊的黑暗里,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就在這向上攀登的過程中,我覺得下方有個東西也在跟著我往上爬,剛一察 更多 >>

第五十章 狹路相逢

我不禁又向后退了兩步,背著已經昏迷了的Shirley楊,和胖子站成犄角之勢,仔細打量對面的人。身后棧道上有一大團被適才那陣水龍卷卷倒的粗大藤蔓,都糾結在一起從絕壁上掉落下來,剛好掛在了棧道的石板上。由于棧道幾乎是嵌進反斜面的石壁中,距離水龍卷中心的距離很遠,所以損毀程度并不太大;不過被潭底和山上被刮亂了套的各種事物覆蓋,顯得面目全非, 更多 >>

第五十一章 數字

我內心深處拼命告誡自己:不到萬不得已,一定要把“雮塵珠”帶出去。便和胖子輪番背著Shirley楊逃跑,胖子身體突然失去重心,撲倒在地,好像踩到什么東西被絆了一腳,仗著皮糙肉厚也無大礙,他罵罵咧咧地正要爬起來之時,我發現有數十只“痋人”從黑暗的巖頂上爬了下來,它們顯然是察覺到了我們的存在,無心去和同類爭著去咬那巨蟲,而是悄悄朝我們圍攏了 更多 >>

第五十二章 康巴阿公

Shirley楊輕嘆一聲說道:“若言琴上有琴聲,琴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于君指上聽,不知手法,即便有琴有指,也解不開其中的奧秘。”胖子也感慨道:“看來那蘇東坡也是個解碼專家,不過咱們現在琴和手指都有了,只是這手指不分溜兒,仍然彈不成曲子,這些玉環終究是沒有用了,價值上也難免要大打折扣。”如此看來,極有可能暗合上古失傳的“十 更多 >>

第五十三章 鬼母擊缽圖

我們向著前邊的古廟搜索,荒草叢中,并沒有任何人的足跡,除了雜草亂石,偶爾還會見到一些半沒泥土中的動物白骨,看那骨骸的形狀,甚至還有藏馬熊和牦牛一類的大型動物,不知是老死于此,還是被什么其余的猛獸吃剩下的。在到達古廟山門前的這一段路程中,喇嘛簡單的說了一些關于這座棄廟的情況,藏地古老傳說中,世界制敵寶珠大王,受到加地公主的委托(加地:古 更多 >>

第五十四章 月夜尋狼

我的步槍舉得晚了半拍,大個子已經先被水底的巨手捉住,射擊角度被他遮擋住了,多虧喇嘛眼疾手快,一手扯住大個子的武裝帶,一手掄起鐵棒向水中猛擊,鐵棒喇嘛相當于內地寺廟中的護法武僧,這條鐵棒上不僅刻滿了密宗的真言咒語,更兼十分沉重,打得那怪手一縮,登時將半邊身子入水的大個子救了回來。我見了大個子被喇嘛扯了回來,立刻端起步槍,向水潭中連發數槍 更多 >>

第五十五章 格瑪的嘎烏

這座古墓里沒有回填原土,保留著一定體積的地下空間,從裂開的縫隙下去,立刻就看到一小團幽藍的火光,那團鬼氣逼人的藍色火焰,比指甲蓋還要小上一些,火光稍微一動,空氣中就立刻散播出一種獨有的陰森燥動之氣。我對這種所謂的藍色“達普”并不陌生,老朋友了,幾天前被它們逼得跳進地了湖里,才僥幸躲過烈火焚身之劫。我慢慢挪動腳步,走下墓室,根據上次的經 更多 >>

第五十六章 空行靜地

神出鬼沒的狼王,像雪地里的白毛風一般,悄然消失在了月光之下,我在東北插隊的時候就聽村里的獵人們說,狼身上長白毛,那就是快成精了,惡劣的生存環境,使得狼群狡猾兇殘到了極至,在藏地狼一向是不受歡迎的,人追著狼打,狗追著狼咬,在大自然的縫隙中存活下來,那需要多么頑強堅忍的意志和筋骨。這只巨狼肯定早已知道槍械的厲害,只有在認定武器不會對它構成 更多 >>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