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家里鬼故事

家里鬼故事

家里鬼故事頻道發布最新的關于家里的鬼故事,家里鬼故事大全。家里恐怖小說,家里恐怖故事大全,發生在家里的鬼故事比較多,快來看看都有哪些恐怖的家里鬼故事吧!

仿真女人偶

在東京一家設計公司做美術員的28 歲青年前田司,最近陷入了情緒的低谷,因為他喜歡的女孩兒過段時間就要結婚了,與其說是“喜歡”,不如用“暗戀”這個詞更為恰當。 更多 >>

老宅生猛

聽人說,在我出生之前,老宅曾經出過人命。一個男人,頸部大動脈處被撕裂,失血過多而死。后經法醫尸檢后認定,這個男人是死于動物撕咬。這個男人是我媽媽的丈夫,但不是我爸爸。 更多 >>

陰魂托夢,多番警示

4:44,又是同樣的時間。他不知道自己是多少次在這個時間醒來了,也不知道自己有過多少次相同的夢境。每次的夢境里他都要和一個女人沿著樓梯往下走,他極力想要看清那女人的臉,可都以失敗告終。 更多 >>

小鎮鬼宅

我們鎮上有一座鬼宅,三層小樓建的很是氣派。鬧鬼的原因,外人不得其究,我們這些本地的原住民倒是大概知道一點點,私下議論起來。歸根結底,是他的房子建在打谷場上了。諸位!在農村,稍懂陰陽宅的都知道:“一陰一陽謂之道”,所謂陽宅,就絕不能建在陰地之上。此外,凡廟宇,墳地,打谷場等等,其舊址上也是不可以蓋房建屋的,不蓋則已,蓋就必出大事。鎮上這棟鬼宅之主,幼時紅衛兵出身,打倒了一鎮子的牛鬼蛇神。對這四舊之論,自然也不會放在心上。現在鎮上地皮日益緊俏,這個打谷場的位置又是極佳。該宅主(姑且叫他趙老板吧),當然不能坐視 更多 >>

人肉涂料

郭德昌在校外租了一間房,下午粉刷墻壁時,他把同學吳威和劉華喊來幫忙。在粉刷過程中,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涂料忽然從樓梯頂端倒扣下來,當時吳威和劉華正好在下面,一下子就把吳威和劉華弄得全身都是涂料。郭德昌有些過意不去,晚上就請吳威和劉華吃飯。 更多 >>

命系掌紋

窗邊的臺燈下,趙毅洋舉著右手,對著明亮的光線,仔細地研究著手掌上的紋路。他一邊用左手食指沿著一道很深的掌紋緩緩劃動,一邊看著一旁的《手相圖解》興奮地自言自語著:“我的生命線好長啊!事業、財富、運勢看起來都很不錯。哇,我的命居然這么好!”突然,一陣陰風從窗外灌進屋內,吹得人根本無法睜眼。接著,臺燈“吱吱”地閃爍起來,照得屋內忽明忽暗。 “嘿嘿——”一陣比指甲劃玻璃還難聽的笑聲傳人了屋內。 更多 >>

娛樂方式

汪洋在搬進這個房子時,房東就告訴他,千萬不要去招惹對面的鄰居,因為那里住的是鬼。這也間接解釋了這個房子明明在市中心,為什么會這么便宜。 更多 >>

夜半電影聲

我是一個典型的北漂,與人在大興一個商住兩用的小區合租了一套小三居。租住的房子是新的,在11樓,一個月兩千多,價格不低,里里外外也很干凈。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房子臨街,每天都是在嗡嗡的汽車聲中入睡,在嗡嗡的汽車聲中醒來。開始住了兩個月還相安無事,事情就出在第三個月。 更多 >>

鬼樓命案

在我們這個世界里,有些事真的說不清道不明,或許只有人死的那一刻才明白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楊歸在村子里毫無人性,小時候欺負女同學,長大后欺負身邊的百姓,身邊的人個個恨透了他。所以一直到三十多歲也沒有娶妻生子。這一年,楊歸和村里的李大伯打了起來,把李大伯打得很重,住了院。楊歸這個無賴不但不給治病,還到處吹虛自己認識黑社會的,如果敢報警就把他家的房子拆了。李大伯的兒子李小春氣不過,從外地回來找楊歸算賬。李小春有一個兒子,叫小亮,正好是暑假,也和爸爸一起回來探望受傷的爺爺。 更多 >>

夜訪者

一連多日,張教授早晨醒來都會覺得昨天夜里家中有人來過,他們坐在一起喝酒聊天,聊到后來張教授迷迷糊糊睡著了,等他醒來,人卻不見了,但昨天夜里他們喝過的殘酒、吃剩的菜依然擺在桌子上,兩雙筷子更是佐證。 更多 >>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