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中華民俗 > 奇聞異事

人皮書的秘密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01-26作者:王夢云

    英國北部城市利茲曾發現過一本特殊的古書:它光滑的棕黃色皮制封面看上去與普通書籍別無二致,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這個封面竟是由人皮制成的。世界許多著名圖書館都藏有這樣以人皮作封面的圖書。這些圖書通常并不外借,只有專家學者才有機會看到。隨著人皮書的浮出水面,有關人皮書的出現及歷史背景引起了人們的關注。
    人皮書背后的故事
    人皮書的出現背景非常復雜,常常帶有深刻的歷史含義。它主要是出現在人類整體文化素質不高、倫理觀念淡薄、思想比較保守和原始的中世紀時期。在大多數情況下是作為一種強化記憶的手段,人皮書有懲戒和紀念兩種功用,每本書背后都有一個特殊的故事。
    在人皮書中,有很多是作為懲戒和警示作用保存下來的。英國貝利圣爰門的摩塞斯堂博物館內,就收藏有一本人皮封面書。封面的人皮是19世紀一個英國謀殺犯的。內容介紹的是1827年發生的一起命案。
    當時,一個名叫威廉·葛達的25歲富裕農民,殺死了比他大一歲的情婦而被判死刑,這件事引起了很大轟動。當時在英國有個慣例,謀殺犯被處決后就要被解剖,看看他與其他人有什么不同。而用被解剖下來的皮制作各種物件,尤其是人皮書,則表示最嚴厲的懲戒。
    于是,在威廉·葛達被吊死后,當地的外科醫生佐治·屈里特就馬上解剖了他的尸體,打算用他的皮做成一本描寫該案經過的書。一年后,這本人皮書出版了,他的一部分皮做成了此書的封面。他死后的面容被制成了人面模具,至今還保存在那座博物館中。就連當時吊死葛達的繩子都被割成一英寸長的小段出售了。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該書做好后,封皮上的毛還一度在生長。雖然現在已經停止生長,但如果你用手去摸封皮,仍可感覺到那些突出的毛腳。通過記載在這本人皮書上的文字,后來人了解到關于這起謀殺案的最為翔實的記錄。
    同樣,在波士頓圖書館也藏有一本1837年版的人皮書人物傳記。這本傳記的主角是當時著名的大盜喬治·沃爾頓。他也是在被捕處死后被割下皮膚,用來制作圖書封面的。事后,當地政府把這本書送給了一名曾經遭他搶劫的受害者,以示對受害者的賠償。

    特殊的紀念品
    除了懲戒外,人皮書也是一種用來紀念的特殊物品。人皮圖書的制作者大致分為三種:一種是醫生,他們用的人皮來源于病人截下的殘肢和無人認領的尸體;另一種是富有的藏書商,他們用的人皮來源于死刑犯和窮人;另一種來源于寫作者自身,他們在遺囑中要求在自己遺體上截取皮膚制作成書皮。
    在雅典娜的神廟里保存著一本人皮書,它的故事背景非常有意思。它講述了19世紀一個叫詹姆斯·阿倫的夜賊和攔路搶劫犯的故事。1883年,詹姆斯·阿倫在塞倫公路上試圖打劫一個叫約翰·芬諾的商人。芬諾奮力抵抗,無奈之下,阿倫開槍將他擊中。但是,芬諾并沒有死,因為子彈打在他褲子吊帶的紐扣上而偏離了方向,沒有打中要害。阿倫最終被抓獲并被關進了監獄,在監獄中他寫下了關于自己一生的傳記,并給這本傳記取名為《攔路搶劫犯》。阿倫贊佩芬諾能夠勇敢地抵抗自己的搶劫行為,并決定在他死后,芬諾可以得到他身上的一部分皮膚用來作書皮。
    1887年阿倫去世,他的尸體被送到馬薩諸塞總醫院,醫生切下一塊夠制作書皮大小的皮膚,把它送給了一個裝訂商,裝訂商把它染成灰色并鍍上金箔,最后裝訂好送給芬諾。后來芬諾的后裔把這本書捐獻給了雅典娜神廟。
    數十年前,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圖書館,從新奧爾良的文物商人那里以42.5美元購買了一本1605年版《西班牙律師手冊》。此后,這本書一直放在該圖書館的書架上,并不引人注目。
    直到20世紀90年代初,圖書館管理員戴維·費里斯才在一次無意中發現,在該書的目錄里面有一條注解,上面說這本書的封面是由人皮制成的。可見人皮圖書的外包裝與普通圖書沒什么區別。此后,這家圖書館把這本人皮書裝入了盒子里,并陳列在一個特殊的書架上,作為重點珍藏的陳列品。

    在美國費城的一所醫學院的圖書館里,也藏有一些由醫學家約翰·斯托克頓·霍夫親自裝訂的人皮圖書。據說,當年霍夫診斷出費城首例旋毛蟲病病例,在該病人未去世前,征得了他的同意,在那名病人去世后,用他的皮膚裝訂了3本書籍。對此,該館圖書管理員勞拉·哈特曼認為,這些醫生是用這種特殊的方式,來紀念那些為醫學研究做出貢獻的人。
    目前,世界上最有名的一本人皮書,應該是法國的天文學家、詩人卡米爾·弗拉馬利翁博士的詩集《空中的土地》。據說,當時有一位伯爵夫人生前非常喜歡這個博士的詩,她就在臨死前,立下遺囑,提出要在死后用自己肩上的皮裝訂這本書。現在,這本書的封皮燙有這樣幾個法文金字:“遵照一位女士的心愿,用她的皮裝訂而成。”這本書一直為卡米爾博士生前所收藏,在他死后,被一個美國收藏家買去。
    人皮書已是絕響
    人皮書的特殊性,在當代社會引發了一些爭議,這是因為使用這些人皮的人,并不清楚提供者生前是否知道自己的遺體會如何處理。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人皮都來源于無人認領的死尸,而且當時并沒有遺體捐獻制度。但在文明的當代社會,用人皮制作圖書封面無疑會遭人厭惡。
    不過,這種現象在希特勒統治的納粹德國時期曾出現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的一個俘虜收容所所長的妻子,對人皮,特別是有文身圖案的人皮非常感興趣。她就利用丈夫的職位,殘酷殺害了一些身上有文身圖案的俘虜,用他們身上的皮制作成一些書的封面,其中包括希特勒的影集、《我的奮斗》和她自己的日記本。
    倫理學家認為,如果這些人皮圖書只用于學術研究,不拿來當奇異物品展覽,那么圖書館收藏這些圖書也可以接受。而且,每本人皮書只有一本,沒有任何相同的備份,因此,它的文物價值也是不言而喻的。
    部分歐洲史學家認為,在人類生活的早期,由于書籍印刷材料,包括紙張等并不普及,于是出現獸皮、植物纖維等包裝的書相對較多,人皮自然也是一種選擇。到了近代乃至現代,也時常會出現人皮書這種現象。此時,它的含義和社會背景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大多數情況下是作為一種強化記憶的手段,以特殊的方式(包括以恐怖和血腥的方式)將一段特殊的歷史記載下來。
    據統計,人皮書目前在世界上至少有100冊,主要分布在歐美一些發達國家的博物館和圖書館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人皮書的秘密
地址:http://www.wsbcpy.live/minsu/qiwen/49509.html
聲明:人皮書的秘密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