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聊齋故事之妖畫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01-17作者:蓬萊夜話

    “周林甫家中香堂掛有一幅畫,取回家滴血供奉,可佑你官運亨通,飛黃騰達。”
    薛良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看不清面相的人這樣對他說道。
    薛良起初并未當一回事,直到傍晚,京城傳來的一道敕令讓他覺得這個夢并不簡單,朝中有令,命他負責查抄貪吏周林甫的家。
    周林甫乃是知府,愛財如命,常行貪贓枉法,中飽私囊之事,因不知收斂,終于東窗事發,被逮捕入獄,如今又要被查抄家產,只是不知這差事怎會落到自己一個小小邑令的頭上。
    第二日,天剛蒙蒙亮,薛良便帶著差役來到周林甫家,朱漆大門上面懸著金絲楠木匾額,上面寫著“周府”兩個金色大字,顯得富麗堂皇,而府內更是極盡奢華,精致器皿古玩數不勝數,看得薛良眼花繚亂,薛良在周林甫房中搜出多個木箱子,打開后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銀子,有數萬兩之多,讓薛良咋舌不已,又有些心酸,自己一年的俸祿,也不過區區百兩銀子而已。
    當搜查到周家香堂時,薛良忽的想起昨日的那個夢來,心中一個念頭蠢蠢欲動,自己為官數十載,雖恪盡職守,從未有過貪墨之舉,卻一直未能升遷,官小俸低,兩袖清風,平日里寒酸的很,若夢中所言為真,豈不是可憑此飛黃騰達。
    念及此處,薛良便支開了差役,獨自走進了香堂中,香堂里有些黑暗,正對著門的方位擺放著一個香案,而香案的上方,果真掛有一幅畫,薛良很是欣喜,近前端詳,那是一幅古畫,畫軸年深歲久,已然發黃,畫上畫著一怪獸,栩栩如生,非常逼真,那怪獸羊身而人面,口生虎齒,爪似人手,腋下有眼,長的很是駭人。
    薛良向門外看了看,見無人,便將那畫摘下,卷起來藏入懷中,似什么都未發生過一般,走了出去,抄完家后,薛良打道回府,將那畫卷打開,放在桌子上,照夢中之人所言,用針刺破手指,將血滴在畫上,只見畫上的血珠很快便消失了,滲入到了畫里,奇異的是畫上竟然絲毫未留下血跡,顏色如初。
    薛良將畫掛在房中,每日滴血供奉,焚香拜祭,望其能保佑自己高官厚祿,未過三個月,一道誥命文書傳來,因其為官清廉,加之抄家有功,辦事得力,命其替補周林甫之職,出任知府。

    薛良欣喜不已,未曾想這畫竟如此靈驗,供奉拜祭,越發的虔誠,薛良自此平步青云,一年之內連升三級,終為一方封疆大吏。
    位高權重,已是功成名就,然薛良的心境卻不知怎的漸漸發生了變化,他不再甘于清貧的生活,反而沉溺于紙醉金迷之中。揮霍無度,貪心漸起,一發而不可收拾,心中好似有個聲音在慫恿他,多拿一些,再多拿一些,還需要更多的銀兩,還需要更多的錢財,他望著庫房中擺放著的堆積成山的銀兩,心中卻覺得遠遠不夠,他想要將天下所有的銀兩,都收歸自己囊中。
    墻上掛著的那幅古畫,上面的怪獸雙目變得猩紅,現出貪婪而狡詐的神色。
    薛良心中的貪欲已經無法抑制,他好似失去了神志,一心只想著撈更多的銀子,卻不知收斂,貪心之重,較周林甫更甚。
    然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薛良貪名遠揚,早已被朝廷盯上,不日東窗事發,薛良被逮捕入獄,抄家之時,搜出白銀十萬余兩,珍貴書畫不計其數,舉朝震驚,天子震怒,判其死罪,豎日斬首。
    薛良在獄中得知自己被判死罪后,痛哭流涕,悔不該當初,自己出身貧寒,知黎民之苦,向來厭惡貪墨,省身克己,卻怎的漸漸變成自己厭惡之人,貪心之大,連自己都感到可怕,自己怎會墮落至此。
    他忽的想起了那幅畫,自從以血供奉那畫開始,自己便貪心漸盛,心中好似有個聲音在不斷的慫恿,誘惑自己,以至讓自己貪得無厭,無法自拔,一切都源于那畫,雖讓自己平步青云,飛黃騰達,卻也害了自己,薛良幡然醒悟,只是為時已晚。

    豎日,薛良被押赴刑場,行刑官一聲令下,劊子手揮刀砍下,薛良一聲慘叫,失去了意識。
    待醒來之時,薛良發覺自己正躺在床上,慌忙起身摸了摸脖子,頭還在,思忖片刻,方才醒悟過來,原來自己只是做了一個離奇的夢,只是這夢好生逼真,竟讓自己幾乎信以為真。
    薛良長吁一口氣,坐起身來,發覺身子下面好像有什么東西,摸出一看,是自己的玉佩,已經碎了,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裂紋,薛良很是心痛,這玉佩乃是祖上傳下來的,據說可以驅妖辟邪,護主擋劫,卻被自己無意中壓碎了,只是這玉佩也忒不結實了。
    薛良搖了搖頭,再無睡意,見天已亮,便起床,吃過飯后去了衙門,因玉佩之事,一整日心煩不已,傍晚,薛良忽然察覺有些不對勁,自己這一天所經歷的事好似已經發生過一般,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正思忖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開門一看,乃是個差役,攜公文而來,打開一看,薛良怔住了,朝中有令,命其查抄貪吏周林甫的家。
    薛良頓時明白了,自己現在所經歷的事,早已在夢中出現過,雖不知自己怎會做這么一個夢,卻隱隱約約覺得和那祖傳玉佩有關,自己決不可再重蹈夢中覆轍。
    第二日,薛良果真自周林甫家中找到那幅畫,卻并未帶回家,反而一把火燒成灰燼,此等妖畫,留之于世,也是害人。
    薛良自此不再心心念念高官厚祿,飛黃騰達,而是知足常樂,一心為民,為所轄百姓做了不少好事,頗受百姓愛戴,雖終究未獲高升,卻也安逸一生,無災無難。
    年老之后,薛良辭官,隱居于山林之中,山水作伴,怡然自得,后與一山中道人相交,相談甚歡,結為知己,一次閑聊之中,將當年做的那個詭夢以及妖畫之事講出。
    道人說道:“那幅畫應是年深歲久,成了氣候,生出了靈識,那妖畫上所畫怪獸乃是饕餮,性貪婪,喜食人精血,尤好食心懷貪念之人的精血,故常魅人心神,誘人心生貪念,它應是入夢引誘于你,幸好你有靈玉護身,替你擋劫,化夢使你警醒,不然危矣!然那玉佩也因此碎裂。”
    薛良聽后,后怕不已,虧得祖上所留靈玉,才讓自己躲過一劫。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聊齋故事之妖畫
地址:http://www.wsbcpy.live/mj/49499.html
聲明:聊齋故事之妖畫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