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鬼故事

食腐之鴰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6-02作者:老蘇

    舊時,某段時期,各處有薦舉年輕才俊之風,被薦者往往是鄉里的大孝子或品行高尚之人。每年由各鄉保舉一名,經過篩選,最后縣署敲定一個名額,時人稱此為“新孝廉。”
    中者,可以每月領取米錢,縣署以此激勵縣民,多行善舉。
    這年,監縣的新孝廉將從兩人中選出,一位叫馮塘,另一個叫劉墨風。馮塘幼時和劉墨風住在一條街,后來,隨母遷居隔壁鎮。這次也是巧了,都成為新孝廉候選。
    馮塘是個鄉塾先生,自幼失嚴,生性孝順,半耕半教維持生計,頗為辛苦,若這次能選中孝廉,月奉可輕松養活母子倆。當他聽說家境優渥的劉墨風也在候選之列,便頗有些微詞,此閑職于劉墨風而言,可有可無,但于馮塘來說,絕對是雪中送炭。
    縣署將他們兩人事跡造冊相較。
    幾十天過去,仍無結果。
    縣民一會傳言馮塘會中,一會又傳言劉墨風必是今年新孝廉。每聞風吹草動,馮塘必會憂慮一番,擔心選不上。
    戰戰兢兢又過了些時日,馮塘越發急躁。
    一日,忽聽得劉墨風從馬上跌下,心里一喜,道,若劉墨風摔死了,豈不是沒人跟我爭了?
    此念甫生,登時嚇了一跳,搖頭道:“我馮塘做事磊落,怎么就生出此等惡念?”
    悻然無語,良久。憶起昨夜被一窩老鼠吵得睡不著,也是為了消遣,就掘地翻墻,忙活半天,覓到洞穴。一邊打哈欠,一邊燒了壺滾燙的熱水,一古腦全倒入老鼠洞里。里面傳來陣陣慘叫,七八只大大小小的老鼠,爭先恐后鉆了出來,慌不擇路,全都進了馮塘事先準備好的木籠里。
    馮塘拎著籠子走到院外水塘,把耗子全部浸死,倒出來,看到其中一條肥肥大大,心里厭惡,一腳踢遠,罵道:“碩鼠,碩鼠。”
    薰風一吹,馮塘困意更甚,倚在樹下,打起盹來。
    不知過了多久,傳來爭吵聲。

    馮塘恍恍惚惚,睜開雙眼,但見有兩人,一個灰衣男子,一個黑衣老者,相互推搡,吵吵鬧鬧,見馮塘醒了,拉拉扯扯,要馮塘評理。
    瞧得眼生,馮塘問他們是哪里人氏,兩人都說是馮塘鄰居,馮塘心忖道,“這倒是奇怪了,我何曾與他們為鄰。”又聽得兩人聲音俱是破鑼一般,十分刺耳,更加疑惑。
    那灰衣男子說住在西邊,黑衣老漢說住在東端,中間隔著馮塘家。剛才有一頭山豬跌到水塘淹死了,水塘跨三家,而這只山豬也是吃飽撐的,從東邊跑過來落入水塘,掙扎很久才死,豬尸到了西邊灰衣男子家門口。黑衣老漢說這豬是從自家門口落水的,理應歸自己所有,灰衣男子則辯稱山豬是死在他家門口的,當然是他的。
    兩人誰也不服,吵了起來,聲音越來越大,繼而拳腳相向,驚醒了正在休憩的馮塘。
    馮塘瞧瞧旁邊的豬尸,鼓鼓囊囊,發出陣陣惡臭,心想,這豬都腐爛了,兩人卻喜好這口,就沒好氣道:“既是無主的山豬,大家又是左右鄰居,分了豬不就成了?”
    哪知,兩人異口同聲道:“不行,不行!你也是個糊涂鬼!”掉轉矛頭指責馮塘,說他想出這么個臊主意,是不是也想分一杯羹?人人稱贊的馮先生,也是徒有虛表罷了。
    馮塘口拙,只得搖頭說道:“兩位請了,一堆腐食罷了,你們也太瞧不起我馮塘了。”
    這一回嘴,兩人登時破口大罵。
    馮塘哪里受得了,腦袋嗡嗡直響,饒是捂了雙耳,罵聲也好似針尖一般,根根刺腦。

    忽地一驚,忖道:“我隨母親遷此十幾載,從來也沒有見過這兩位,他們無論言行舉止,都不像常人,難道是什么邪穢?”越瞧越覺得兩人可疑,主意拿定,拎起旁邊的扁擔,一記橫掃。
    “呱,呱”兩人吃痛慘叫,滾出老遠。
    這時馮塘一個激靈,醒來,卻是一夢。
    卻發覺自己手里真有一根扁擔,再瞧那兩位鄰居,竟變成了一黑一灰兩只老鴰,而他們相爭的山豬,卻是方才浸死又被踢出老遠的耗子。
    兩只老鴰,兀自呱呱亂叫,卻也撲騰不起來,顯然被扁擔打傷了。
    “怪不得聲音如此刺耳難聽,原來是兩個扁毛畜生。”馮塘啞然失笑,它們只看到了這只死耗子,吵鬧爭食,卻沒有瞧見不遠處還有七八只哩。
    想到這里,驟然一驚,“馮塘啊,馮塘,你還在笑話這兩只食腐之鴟,你自己又何嘗不是?昔時未入選孝廉時,日子雖是辛苦,卻也心平氣和,自從得知成為候選者之后,每天焦躁不安,時時想著惦著這微末小利,聞得劉墨風墜馬,竟然心生邪念,盼著他死……”
    頹然盯著那兩只仍在聒噪的老鴰,搖頭嘆息。
    而后,謁見縣署老爺,聲明退出新孝廉之選。眾人不解,問他何故,他只推脫德性不足,不敢妄求。
    最終劉墨風成了一縣新孝廉。
    哪知沒過兩日,縣署緝捕了一名慣偷兒,這位梁上君子招了不少沒頭的案子,說至酣處,把劉墨風也屙了出來。原來選孝廉時,劉墨風聽說馮塘是他的對手,極有可能會高自己一籌,他不愿放過這個名利雙收的好機會,于是買通偷兒,要其想辦法將馮塘除去。偷兒原本計劃把磨好的砒石撒入馮塘家的水缸,不過,還沒來及辦,忽聞馮塘主動退出,于是這對主雇才罷了手。
    堂上老爺聽罷,趕忙差人拘劉墨風來,數番審訊,劉墨風招供。
    傳至馮塘耳里,馮塘駭得幾乎跌倒,沒想到劉墨風如此不堪,外表光鮮,暗地卻雇人來謀害我,也幸好我一夕頓悟,辭退不再參與,由此保全了母子性命,可謂險之又險。
    “一個小小的孝廉,就爭得頭破血流,幾乎喪命,再往上瞧,那廟堂里的食祿諸眾,卻又不知從多少尸海中才能奪得補服朝冠。”馮塘抹了把額頭的汗,心驚肉跳。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濯心池

下一篇:羆園

標題:食腐之鴰
地址:http://www.wsbcpy.live/mj/61640.html
聲明:食腐之鴰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