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截掉你的臉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5-29作者:筆跡

    我打著哈欠從學校的機房出來,自從這里聯網之后很多學生都不再去網吧了,但是今天很奇怪,我來的時候這里竟然沒有人。想到這里,我停下了腳步,走的時候我連這里的電閘都關了,最里面倒數第三臺的電腦怎么是開著的?
    就在我要進去時,忽然聽到了一陣摳墻的聲音。
    一個長發女鬼從棚頂爬了下來,在路過的墻面上留下一條又一條的抓痕,還有長長的血跡。我嚇得縮了縮腦袋,看那女鬼坐到電腦前登上了QQ,然后雙手摸上電腦屏幕,身體變得越來越透明,最后竟然鉆進了電腦里。電腦里女鬼的臉慢慢轉了過來,通紅的眼睛向我瞪來,我大叫一聲連滾帶爬地跑下了樓。
    在出樓門口時不小心撞到了室友程亮,程亮也是神色匆匆,我還沒來得及喊他,他就跑了進去。
    晚上,我忐忑不安地倒在床上,玩著手機QQ,看程亮的頭像一直在線。
    我自言自語道: “奇怪,這都晚上十點多了,程亮怎么還沒回來?”
    “他去學校的機房上網了,”明凱也同樣拿著一個手機, “他女朋友好像跟他鬧分手呢j不過先別管這些了,你看我們學校的QQ群里可熱鬧了。”
    閑著無聊,我點開了QQ群,原來是在聊校花樂小米的事,看著有趣,我也加入了聊天兒。
    樂小米在QQ群里說:誰敢用我發的照片做QQ頭像,我明天就答應和他約會一天。
    頓時群里的男生就像炸了鍋一樣,結果當樂小米發完照片后我傻了眼,因為那正是李嘉的照片。前兩天程亮跟李嘉發生了口角,氣的李嘉搬出寢室住到了樓下。
    此時我忽然看到程亮在群里說話了,他說他要先給照片截圖才能做頭像。等過了一會兒,我點開程亮的QQ頭像,就看到了李嘉的半張臉。不知道程亮是不是有意的,他只截圖了李嘉的半張臉,而且還是一張黑白照,左眼向右側斜視,嘴巴微張,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一幕,十分的詭異。
    群里樂小米說:好!明晚九點,西南荷花亭不見不散,程亮。
    “程亮這小子行啊,勾搭上了校花,可真有兩下子。”明凱看著手機說。
    我心生疑惑,程亮在群里跟樂小米打情罵俏,別人根本就插不上嘴。我急忙給程亮打去了電話,電話接通后問: “你怎么還在機房,你不回來了?”
    過了一會兒,才忽然響起程亮的聲音: “對、對,我該回去了。”
    我奇怪地皺皺眉: “你自己該不該回來你不知道?快點兒,我還有事要問你呢!”
    “哦、哦……”說到這里,忽然從里面傳來“咣當”一聲,好像是電話摔在了地上,隨后響起一陣“咔咔咔”聲,就跟白天女鬼摳墻的聲音—樣。
    “怎么了?”明凱看我愣在那里,問道。
    “程亮可能出事了……”
    我從沒想過,大晚上會跟明凱再次跑到教學樓,好在他有鑰匙,我們直接上了樓。走近機房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
    “怎么樣?”我問。
    明凱看著窗子說: “程亮好像暈倒在里面了,快去看看。”
    我進去一看,程亮倒的位置,正是當初女鬼鉆進去的位置。
    “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幫幫我?”
    “哦、哦。”我幫著明凱把程亮扶起來,但依然六神無主。
    我看到那臺電腦上程亮的QQ還掛在上面,明明沒人操作,鼠標卻不停地在李嘉的照片上截圖,每截一次都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此時,電腦突然死機,從電腦屏幕里面伸出了一只大手,向我們抓來。
    “陜跑!”我急忙叫過明凱,兩個人迅速抬起程亮跑了出去,身后不停地傳來刺耳的響聲。
    我們兩個氣喘吁吁地跑出教學樓,回頭看浚人追來才松了口氣。
    明凱驚魂未定地說: “那、那是鬼嗎?”
    我將之前在機房里遇到的事說了出來。
    他擔憂地看向程亮,我們連夜把程亮送去了校醫室。
    再回到寢室已經是后半夜了,我們困得哈欠連連,結果一開門都嚇得愣在了原地。
    寢室里關著燈,月光下能看到一個人低頭坐在里面。
    “誰?”我驚恐地問了一句。
    那人僵硬地轉過身子,哽咽著說: “你、你們說我以后該怎么辦?”雖然聲音有點兒奇怪,不過還是能聽出,這是李嘉的聲音。
    “怎么了?”我心里忽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就在我問話的同時,明凱打開了燈。
    李嘉剛喊了一聲不要,他的臉就出現在了我們眼前。
    那張臉就跟之前截圖的照片一樣,只有左臉,右邊則長滿了血糊糊的肉球,那些肉球就像是有生命一般,一鼓一鼓,像是在呼吸,看起來十分惡心。
    “看到了吧?看到了就把燈關了吧!”
    我過去關了燈,問他到底怎么了。
    他說晚上的時候,他拿手機看著QQ群,只不過沒有人在里面說話。
    他一直好奇樂小米為什么要發他的照片,結果等程亮截圖的時候,忽然感到自己的臉就像被撕開了一樣難受,火辣辣的疼,整張臉都不見了,然后就長出了這樣丑陋的肉球。
    “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李嘉心痛欲絕。
    明凱說: “我們也不知道程亮為什么那樣做,而且他還暈了過去,現在正在醫務室休息。”
    我說: “不如等明天去找樂小米問問吧!”
    第二天走之前,我們給李嘉戴上了帽子,一夜之后那些肉包變少了許多,但整張臉開始腐爛,還散發著一股臭味兒。
    “放心,一定可以找到解決的辦法。”安慰了李嘉幾句,我們得到樓下阿姨的許可,順利上了女生宿舍樓。
    來這里之前跟樂小米通過電話,她就在寢室等我們。我們進去之后,看著她美若天仙的臉,競一時不知怎么開口。
    “你喜歡程亮?”李嘉率先問道。
    樂小米忽然笑了,搖著頭說沒有。我總覺得她有點幾奇怪,從我們進來她就一直坐在窗前動都沒動過,臉色蒼白得如同一張白紙。
    “昨天晚上在群里你為什么會發程亮的照片?”明凱奇怪地問。
    “沒什么啊,”樂小米依然笑著, “就是在手機里面隨便找的。”
    我們當然不信,她又解釋說: “真的是隨便翻的,就是覺得有意思才會那么說,我也沒想到程亮真的會按照我說的去做。”

    “那你晚上還要跟程亮約會?”我問。
    她點點頭說應該是吧。
    問了半天,幾乎什么都沒問出來。沒有辦法,李嘉只好拿掉帽子,把自己的經歷說了出來。
    樂小米一點兒驚訝的表情都沒有,更表示一無所知。
    我們到了樓下之后,一抬頭看到樂小米正站在窗前看著我們,依然保留著那樣的笑容。就在她轉身的時候,我腦袋里忽然“嗡”的一聲。
    “我的天啊!”明凱在我耳邊說道, “你們剛才看到樂小米了嗎?她轉身的樣子好奇怪,我明明看她轉了一個身,為什么還是正對著我們退回去的?”
    一時之間莫名的恐怖圍繞在了我們身邊,我們每個人都感到渾身冰冷。就在這時,李嘉的QQ突然響了起來,點開一看竟是程亮發來的消息,內容都是李嘉的照片。
    “快問他想干什么?”我們坐在椅子上,一同看著手機。
    李嘉回了一個問號,程亮問:這些照片你都滿意嗎?
    李嘉:你什么意思,你怎么有我這么多照片?
    程亮:你看我應該把你截圖成什么樣子,才會更好看呢?
    李嘉:截圖?不行!你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要這么害我?
    一看到“截圖”兩個字,我們三個人心里頓時一驚,但程亮已經開始將照片進行截圖,一張張地發過來了。
    那些照片被截的支離破碎,隨著一張張照片不斷發來,李嘉的手機屏幕變得血紅,同時他也大叫著倒在了地上。
    我跟明凱嚇得急忙退到了一邊。
    李嘉張著大嘴“砰”地一聲從中間炸開了一條裂縫,鮮血濺了一地。而這條裂縫卻又慢慢擴大,很快,整個腦袋就全部消失了。再然后就是他的身體,與剛才發來的截圖一樣,大半的身體都被齊刷刷地截掉了,鮮血淋漓。然而這并沒有結束,這樣的 “截圖”一直將他的身體截得只剩下一條大腿才結束。
    剛才的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等我們緩過神來時已經被嚇得快要崩潰了。
    我抬頭看了一眼樂小米寢室的窗子,窗簾擋得嚴嚴實實。
    “不對!程亮一定有問題,再這樣下去,也許我們都會成為下一個 ‘李嘉’。”明凱嚇得六神無主,一腳把李嘉的大腿踢進草叢里,說道。
    “走吧,去校醫室!”我對程亮也十分抵觸,一定要盡快找他問清楚牙行。
    程亮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此時程亮正靠在床頭削著蘋果,一直照顧他的女朋友小滿卻不在他的身邊。
    明凱激動地走過去,怒道: “程亮,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那些截圖是怎么回事?”
    程亮茫然地看著我們,問: “什么截圖?”
    “你還裝?你明明還用截下的圖當頭像來著,李嘉剛才就是被你害死的!”明凱臉色通紅地吼道。
    “不是,你把話說清楚。”程亮吃驚地問, “李嘉死了?”
    看他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于是我將這些事跟他簡單地說了一下。
    “我想你們是誤會了,我來到校醫室就發現手機丟了,小滿幫我找了半天都沒找到。”
    “可你那天不是去機房上網了嗎?”我問。
    程亮回答說: “那次是因為我的手機沒流量了,又剛好跟小滿發生了矛盾,她還不接我電話,我才著急去上網跟她解釋。但我剛一上線沒多久,就撞鬼了,這可能也是我后來暈倒的原因吧。”
    “撞鬼?我看你是騙鬼呢!”明凱一臉不相信地說。
    我急忙讓程亮說下去,因為那個鬼我也看到了。
    程亮到機房登上QQ號跟小滿聊了好幾句她都沒回,于是就把過去跟她聊天兒的那些甜言蜜語全都截圖給她看。
    就在這時,他發現自己發的那些截圖竟全變成了血紅色的,并且在電腦上越變越大,變成了一張女鬼的臉。程亮嚇得大叫起來,覺得那個女鬼離他越來越近,伸出雙手打算把他像“截圖”一樣截成碎片。
    他慌慌張張地向后跑去,腳下一絆竟摔得暈了過去。
    我愣住了,恐懼地說: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當時我打過去的電話,是誰接的?”
    程亮緊張地說: “當、當然是那個女鬼了。”
    我想了想說: “先別管這個了,你快拿我手機登上你的QQ看看。”
    程亮拿過去就上了QQ,點開一看所有的QQ好友全部清零,而頭像上卻是一張黑白的右手照。
    “怎么會這樣,之前頭像上不是李嘉的照片嗎?”我疑惑地問道。
    “可能是因為李嘉現在已經死了吧j”程亮說完話,忽然發現旁邊的明凱臉色裉不對,便問他怎么了。
    明凱驚恐地說: “這、這右手好像是從我的一張照片上面截圖下來的。”
    他的話聽得我們心里一驚,隨后他急忙掏出手機找出了一張照片,果然就是那只右手的照片!

    “怎、怎么辦啊?”明凱看著自己的右手直發抖。
    我們也是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程亮說: “你、你先別著急,我想應該不會那么快的,等到晚上見了樂小米再說。”
    明凱慘白著一張臉,看自己的右手慢慢變成了青紫色。
    到了晚上,我跟明凱早早地來到了西南荷花亭,陰風陣陣,吹得我們直打冷戰。十分鐘前,在女宿舍樓蹲點的程亮說樂小米已經出發了,可現在都快九點半了,還不見她的影子。
    沒一會兒,程亮就回來了。
    “怎么樣了?”
    “不怎么樣,你是不是看錯了?樂小米根本就沒來啊!”我回答道。
    “不會吧?”程亮四處張望著,說道。
    我們三個四處找起來,就在這時明凱突然叫了一聲。
    他的右手開始水腫,青紫色的血管就像快要爆開一樣。
    明凱哽咽著: “我還不想死啊j”
    他的右手越變越大,競齊刷刷地出現了幾道血口子,很快就把整只手裂得支離破碎。
    明凱疼得在地上直打滾,我們只好先把他送往醫院。但同一時間我忽然聽到背后有聲音,于是轉身看了過去。
    “程亮,那邊好像有人!”聽了我的話,兩個人都停了下來,就連明凱也讓我們過去看看。程亮扯下衣服包裹住了明凱的傷口,然后跟我走了過去。
    荷花亭中的人正是樂小米,她揉著額頭坐在地上,一臉茫然的表情,自言自語地說: “我怎么會在這里?”
    “你還裝蒜!”程亮怒道, “要不是你弄的什么奇怪的截圖,李嘉和明凱怎么會一死一傷?”
    樂小米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問: “你說什么,你們怎么也在這里?”
    我冷笑一聲: “這次約會不就是你在群里說的嗎t聊天記錄我還有呢!”
    樂小米還要辯解,卻突然愣在了原地,隨后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把四肢向后彎了過去。
    她雙眼無神,腦袋不俘地轉動著,發出了一連串的“咯咯”聲。
    我們都退后了幾步,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樂小米的身體不再扭動后,我發現她的背后好像背著一個人。她完全轉過來后,嚇得我們大聲尖叫起來。
    她身后正是那個血淋淋的長發女鬼,此刻好像長在了樂小米的身上一樣。
    樂小米低著頭像是暈了過去,女鬼笑著說: “你們不用問她,她什么也不知道,你同學都是我害死的。”
    “你、你為什么要這么做?”我哆嗦著問道。
    “你們都要死了,知道這些還有什么用!”
    我們兩個連連后退,準備隨時逃命,女鬼一陣詭笑后淡定地拿出了一部手機。
    “我知道了,她這是想要用截圖的方式殺了我們!”我跟程亮嚇得臉色慘白。
    女鬼在手機上操作了幾下,我們的身體就變得僵硬起來。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程亮的女友小滿忽然出現了。
    她一把奪過女鬼的手機摔到了地上,然后迅速拿出一面銅鏡,按在了女鬼的額頭上。
    小滿嘴里念念有詞,女鬼競被她壓進了樂小米的身體里。
    樂小米暈倒在地,小滿坐在一邊休息,而我和程亮則呆若木雞。
    “怎么回事,那個女鬼呢?”愣了半天,我才問道。
    小滿笑著說: “你沒看到嗎,不是被我弄回去了嗎?”
    程亮吃驚地走過去,直接把小滿抱進懷里,激動地道: “親愛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滿一把推開他: “少來,咱倆還沒和好呢!”
    我過去把樂小米抱到木椅上,問: “女鬼進去了不會再出來吧?還有,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滿解釋說,那女鬼實際上是樂小米的“本命靈”。
    所謂的“本命靈”也叫“護體靈”,是指一個人的家人或者朋友死亡后,忽然發現這個人不久之后也會死去,就放棄投胎的機會附在這個人的身上,保護這個人不因意外死亡。
    小滿說: “這個女鬼就是樂小米的‘本命靈’,它生前一定對樂小米的感情很深,所以才會附在她的身上守護著她。只是它的這種做法有點兒過頭了,竟然想用別人的生命來為樂小米延長壽命。”
    隨后我們了解到。女鬼正是用QQ“截人”的方式,來將死掉的人余下的壽命轉到樂小米身上的。
    當時它鉆進電腦將其破壞并注入自身的陰氣,所以在程亮上網的時候才會莫名其妙地做那些事。后來它干脆直接登錄了程亮的QQ。
    小滿說: “這些事我也是請教別人才知道的,剛才我用銅鏡壓制住了那個女鬼,它不會再出來了。樂小米也是幸運的,李嘉的壽命轉到了她的身上,她可以繼續活著了。”
    事情告一段落了,我們都松了口氣——明凱的命保住了,程亮跟小滿也和好了。
    樂小米很快就醒了過來。
    這兩天明凱在醫院休養,照顧他的任務就落在了我的頭上。
    晚上我去給明凱打水,回來沒事就給程亮打了一個電話,卻忽然聽到走廊中響起了一陣鈴聲。
    我一看,原來是剛才不小心打進了程亮原來的手機號里,可他的手機不是丟了嗎?鈴聲響了沒多久就被人掛斷了,我加快了腳步,結果在路過明凱的病房時突然停住了。
    滿地都是血,明凱的身體被 “截”得四分五裂,腦袋也掉在了地上。
    我嚇得靠在門邊撕心裂肺地喊著,那些被截下來的肢體在我眼前慢慢消失了。
    女鬼不是已經被壓制住了嗎,那么是誰在用“截圖”的方式殺了他?
    我突然想起剛才的手機鈴聲,于是一邊狂打電話一邊找了起來。但對方卻關了機,我氣憤地仔細找著,忽然聽到了一陣強忍著的哽咽聲。
    聲音就在離我不遠的一間病房里,我推門慢慢走了進去,月光下,我看到小滿正坐在窗臺上捂著嘴哭。
    “小、小滿,你怎么會……”話說到這里,我忽然看到了地上程亮丟失的那部手機。
    “是你?”我吃驚地問道,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小滿擦了擦眼淚,紅著眼睛看了過來,淡淡地說: “因為我是程亮的 ‘本命靈’。”
    我覺得腦袋仿佛被人當頭一棒,打得頭暈眼花,一時間說不出半句話來。
    “其實在一個月前,我就已經因為意外去世了,只是一直瞞著程亮罷了。”
    這么想來,這一個月小滿和程亮一直爭吵,也是由于這個原因了。
    “就算如此,你也嚇能殺了明凱啊!”
    小滿回答說: “因為太愛程亮,我死后放棄投胎的機會義無反顧地做了他的‘本命靈’。因為我知道,再過一個月程亮就會在和明凱打鬧的時候意外身亡,所以只要明凱死了,他就不會死了。我知道這樣做對明凱不公平,但我已經在地下打點好,讓明凱下輩子投胎到一戶好人家。”
    聽了這些話我競無言以對。當初程亮的手機正是她偷走的,只為了能害死明凱。
    小滿哭著說: “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求你不要把這些事告訴他,就跟他說我因家里的變故搬家去了遠方就好。”
    我看著她慢慢消失在月光下,最終點了點頭。
    小滿離開后,程亮的確郁郁寡歡了兩天,但很快就忘記小滿和樂小米相愛了。
    小滿當初幫樂小米制服了“本身靈”,又合棄投胎的機會救了程亮,程亮卻只傷心兩天就跟樂小米相愛了。
    小滿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聚魂珠

下一篇:藏陰納陽

標題:截掉你的臉
地址:http://www.wsbcpy.live/xy/61632.html
聲明:截掉你的臉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