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盜墓鬼故事之耳目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5-29作者:熊貓人

    怪物
    我與孫氏四兄弟先后順著救命繩滑入地宮之中。
    我用狼眼手電掃了一圈兒,發現這地宮之中青苔四起、殘破不堪,一看便是墓中潮濕所致。
    “孫老二,你下來前拍胸脯說這里是明朝大墓,說不定還是龍墓——可你聽說過哪里有這種發了霉的龍墓嗎?”我抱怨道。其實這也不怪他,下墓之前我也看到這上面晨曦之時紅霞四起,擺明了葬在這里的不可能是尋常的富貴之人。但凡是風水盛地,地下必然干燥清爽,不可能長滿了青苔。
    “我上哪兒知道去,風水之學只是規律,而不是說天上有紅霞的地下就一定干燥……”孫老二極為不滿地嚷嚷著,還把工兵鏟在地上砸得“咣咣”響,顯然他并不服我。
    當然,他們兄弟四個沒有必要服我,因為我們只是在山外相遇,臨時搭伙進來的——雖說面對這種大墓,有多少人都不嫌多,但從這一行為能看出,他們都是雛兒:古墓之中往往有巨額財富,別說我這種偶遇的外人了,就算是親生父子都可能反目成仇。不過也好,既然是雛兒,那就等于墓中寶貝都是我的了。
    “行了,別吵了!”孫老大訓斥他兄弟道,“你怎么就不知道忍讓呢?從小你就是,狗咬你一口你都恨不得咬回去。”
    我冷著臉看著這一唱一和的兄弟倆,不滿地哼了一聲,但還是扭過頭去。
    這不是因為我好欺負,而是我聽到了地宮深處傳來了一陣極為詭異的聲音:那聲音有點兒像是什么東西在地上爬,而且還是很大的東西。
    “噓,”我把手指豎在嘴前,向那兄弟四人示意安靜。
    他們四個也聽到了聲音,連忙抄起了工兵鏟、金剛傘等物,與黑暗中的東西對峙著。
    突然,一張倒置的人臉從黑暗中鉆了出來。那東西臉上的皮肉已經磨沒了,只剩下兩個黑洞洞的眼眶盯著我們。
    而等我們看到了它的全貌,更是驚得險些坐到地上:爬出來的東西是一具具人類尸體,只不過這些尸體的脊柱都被攔腰截斷,所以它們是呈倒立的“V”字型在地上爬動——我甚至能看到它們肚臍上支出來的白色脊椎在不停地摩擦,發出令人牙酸的“咔嚓”聲!
    “讓開!”身強體壯的孫老三大喝一聲,擋在眾人身前,手中一把樸刀輪得水潑不進,很快就將那些怪物的“雙手”盡數斬下。
    它們失去了雙手之后,口中發出陣陣怪叫,便只能用頭抵著地面,勉強支撐著不倒下去。
    “這是什么鬼東西?”孫老大心有余悸地問道。
    “這多半是用尸體和怨氣制造出來的守墓機關,這個斗肯定異常兇險。”我這樣說著,小心翼翼地從那群怪物身邊繞了一個圈子,慢慢走了過去。
    “誰?!”我猛地叫道,因為我感覺黑暗中有什么東西在盯著我。這感覺讓我從頭到腳都浸滿了不安,不由得喊出聲音來。可是古墓之中到處都是黑暗,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盯著我。
    孫氏兄弟聽見我這一聲大喊之后,立刻擺出戒備的架勢,跟在我后面,也一步一步向前挪。
    突然,地宮頂上“呼”地掉下來一個極為沉重的東西,正好砸在孫老二身上——是剛才那種怪物,它竟然在地面同伴的掩護之下,悄悄爬到了我們頭頂!
    它正好砸在了孫老二身上,將孫老二砸倒在地,然后張口從他肩膀上撕下一塊肉來。 孫老二疼得一聲慘叫,拼命地蹬踹著那怪物。孫老三大喝一聲,揮舞樸刀把那怪物的頭顱砍了下來。
    “大哥,我不想死啊!”孫老二坐在地上嚎叫著。
    我沒有出聲,從袖口中甩出一條三寸長的刀片來,用手頂住孫老二的下巴,將那刀片順著孫老二的心口刺了進去。
    刀片插入孫老二的心臟,他只抽搐了兩下,腦袋一歪,尸體就倒在了地上。
    “你殺了我兄弟!”孫老大把工兵鏟架在我脖子上。我們用的工兵鏟都是開過刃的,雖然不能說吹毛立斷,但剁下一顆人頭卻不在話下。
    我鎮定地指著孫老二的肩膀說道:“他被極為猛烈的尸毒感染了,如果我不殺了他,他馬上就會來咬我們——準確地說是去咬你,因為你離他最近。我知道你們兄弟感情好,肯定合不得下手,所以只好我來。”
    孫老四咬著牙,看了看自己二哥的肩膀。孫老二的肩膀已是烏黑一片,而且那黑色正在向脖子上蔓延,可見我所言非虛。他對孫老大點了點頭,孫老大才惡狠狠地把我推到一旁。
    可是,我分明能感覺到,黑暗中的窺視并非是那藏在我們頭頂上的怪物發出來的。
    人皮畫
    出了地宮再往前走,是一條足有三米多寬的甬道。這甬道比尋常墓室中的寬敞許多,而且墻壁兩側還畫著許多壁回。
    古墓中的壁畫大多是十分重要的東西,于是我便用手電照在上面,一幅一幅地看了過去:壁畫中所畫的都是宮廷中發生的事情,從畫中人衣著打扮來看,這確實是一座明朝古墓。但詭異的是,畫中之人無論性別、年齡、身份,雙眼處都是兩個黑色的空洞,像是眼睛被挖去了一般——甚至包括身穿龍袍的皇上! 我不由得毛骨悚然起來:這座墓肯定不是皇帝墓,但又跟皇室有一些關系,也不知道到底葬的是什么人。
    而當我用余光瞥孫老大的時候,發現他正和兩個弟弟用眼神交流——從他和孫老二對我冷嘲熱諷的情景來看,這人不是什么心胸寬廣的貨色。看起來,如果他不死的話,就是我死了。
    突然,我看見墻上有一個和真人等大、畫得活靈活現的女人:這女人全身赤裸,身上有無數條一指寬的刀口。刀口里好像還種著什么東西,長出了肉芽一樣的玩意兒。

    不,不對,刀口里的東西不是畫上去的,而是真的“種”在里面的。因為我看到那東西正在逐漸變大——那是耳朵,那“女人”的身體里正在向外長耳朵!
    “糟了,是人皮畫!”孫老四大叫了起來。
    我心中一驚,人皮畫是將活人的整張皮用水銀剝下,再在人皮中填充各種詭異之物,然后在墻壁上摳出凹槽,將其塞進去。人皮畫高手制作成的作品,看起來和真正的畫作是一樣的。但是,活剝人皮產生的怨念會存在于人皮畫當中,再被放入古墓中受墓氣滋養,一旦遇到陽氣就會發生類似起尸的事情。至于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那得看墓主在人皮當中放了什么進去。
    毫無疑問,人皮畫已經被陽氣刺激到了,正慢慢地從墻上滑下來,甚至像人一樣用四肢撐著地慢慢爬行。在它身上“長”出來的耳朵,正“簌簌”地往下掉,每一個耳朵都從耳孔向外流著血。
    而這樣的人皮畫,一共有四個。
    突然,我聽見了一個女人在說話,那是我過去暗戀過的女生的聲音——她答應我的表白了,說只要我過去,就可以和我在一起,永遠不分開。而在這一瞬間,我仿佛回到了表白的那個場景!
    在聽到這話的一瞬間,我心動了。就在我要邁出那一步的時候,我陡然清醒過來:那女生不是因為拒絕我而讓我殺了嗎,怎么可能對我說出這種話?
    我用力在手背上咬了一口,然后便清醒過來。
    只見那人皮畫已經站在我面前,還將自己的肚皮大大地撕開,如同一個吃人的惡鬼一樣站在我面前。只要我邁出那一步,我就會一頭扎入它的肚子當中。到那時候,只怕死無全尸都是輕的了。
    好在人皮畫行動極為緩慢,只能靠蠱惑人來殺死盜墓者。
    我后退兩步,極為警惕地看向我身后孫氏三兄弟:他們三個都站在人皮畫前面,正露出一臉快樂得要上天堂的模樣呢。
    我抽出短刀,一步沖到了孫老三身前的人皮畫后面,一刀從它的脖子處斜著劈了下來。人皮畫并不是很結實,“刺啦”一下就被劈出一條大口子來。無數凄慘的叫聲從它體內傳了出來,隨后它便噴出一股腥臭的黑汁,倒在了地上。 孫老三左邊是孫老大,右邊是孫老四。我毫不猶豫地向孫老四那邊撲去,一刀劈開了他面前的人皮畫!
    棺中怪手
    人皮畫倒了下去,孫老四的眼睛恢復了清明。與此同時,另外一側的孫老大發出一聲慘叫——他正拼命地把頭從人皮畫里往外拔。人皮畫的肚子已經合上了,上面像是長滿了鋸齒一樣,死死地“咬”住了孫老大的脖子。他每拔出來一寸,脖子的皮肉就少一寸,露出了森白的頸骨來!
    “大哥!”老三和老四異口同聲地叫道,掄圓了工兵鏟砍倒人皮畫。可是這時孫老大的腦袋已經只剩下骷髏頭,兩個眼眶也變得黑洞洞的,顯然活不成了。
    “怪我動作不夠快啊!”我假惺惺地頓足捶胸道。
    孫老大抬手指向我,卻什么話都沒說出來就斷了氣。
    “咱們繼續往前走吧,得了什么寶貝你們兄弟拿大頭,也算是寬慰你們大哥的在天之靈。”我說道。 這兩兄弟點點頭,默默地跟著我繼續向前走去。我卻猛地回頭看了一眼,因為那種被窺視的感覺又出現了。
    鏟除了孫老大,我心里就寬慰了許多:他是最有可能向我動手的,只要他死了,相對單純的老三和老四就不足為懼了——何況我也需要這兩個人替我“蹬雷”。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們竟然很快就找到了主墓室,而且這一路上竟然連個陷阱都沒有。
    當我站在主墓室那兩米多高的大門前,看著朱紅色大門上寫著的“魏”字,終于猜出來這個占據著龍穴之位卻絕對不是皇帝的人是誰了——號稱九千歲的大太監魏忠賢! 這人年輕時是個地痞無賴,后來進宮受了皇帝信任,上欺昏君下壓群臣,將整個朝廷攪得烏煙瘴氣。除此之外,他還利用特務機關東廠,讓自己的耳目遍布天下。傳說中有兩個文人半夜喝酒時,悄悄寫了一首罵他的詩,結果天還沒亮,這兩個人就被東廠的人處死,并將尸首懸于城門之上!而這座古墓的前半段如此兇險,后面卻什么都沒有,八成是因為此墓的后半段乃是他失勢之后所修,根本無暇布置,只能草草應付了事。如此說來的話,這墓里怕是很難找到什么值錢的東西,甚至說他本人的尸首是否放在這里都很難說了。
    開門后,我發現自己預料得完全沒錯:墓室中央是一口九尺大棺,被人用十二顆鎮魂釘牢牢釘死;墓室周圍空蕩蕩的,別說金銀珠寶了,連牌位都沒有——可在我推開墓室門那一瞬間,分明看到棺材晃動了一下。

    難道說,魏忠賢死而不僵,在棺中化為一個大粽子了?此等手上冤魂無數的惡人,只怕會變成極為兇惡的黑毛粽子。
    我暗中提防,便站在了棺材的西南角;孫老三站在東北角,孫老四站在東南角。我們小心翼翼地拔掉那三根鎮魂釘,將撬棍塞入棺材蓋子下的縫隙之中。
    “一、二、三,起!”我叫著號子,裝作手上用力,棺材的另外一側就被孫氏兄弟撬出了一條小縫。
    他在下葬之時肯定會用陣法封住它的氣息,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他不會沖出棺材作怪。也就是說,魏忠賢其實是在陣法作用之下的。如果它想從陣中突圍而出,勢必要從東北方向的生門沖出來。我搶先占住了方位與之相反的死門,死掉的必然是孫氏兄弟中的一人!而在孫氏兄弟被殺的時候,我就可以借機封住它的行動,看看棺材里有沒有什么寶貝,然后攜寶而走。
    果然,一只蠟黃色的手從棺材縫里伸了出來,直接抓住了孫老三的撬棍。
    “起尸了!”孫老三大叫道,雙手卻死死地握著撬棍不放。
    “三哥,快放手啊!”孫老四也大叫道。
    “不行,我松不開!”
    那只手順著孫老三的胳膊一路向上摸去。它摸過的地方都會出現一條細細的傷口,然后那傷口就像被人用手扒開一樣向兩側分去,露出里面的眼睛來!而那些眼睛一睜開,就死死地盯著我,像是在監視我一樣。
    孫老四大喝一聲,將自己的撬棍從棺材蓋子下面抽出來,狠命向那只手砸去。只聽得“當啷”一聲,那只手就掉在了地上——那東西竟然不是人手,而是用玉做的!
    孫老三的手終于松開了。他的腦袋緩緩地轉向了我這邊,睚眥欲裂地說道:“原來你從一開始就打算把我們兄弟都害死在墓里!”
    遺憾
    他說得沒錯,我確實沒想過讓他們活著出去。孫家老三老四雖然身手還不錯,但卻低估了人心的奸詐,所以我才先下手除掉了孫老大和孫老二。
    但奇怪的是,孫老三在兩個哥哥身死之時并沒有懷疑我,被那只古怪玉手“上身”之后反倒一言道破了我的心思。
    更令我膽寒的事情發生了:孫老三竟然掏出一把匕首,一下又一下地在身上戳著,仿佛根本感覺不到痛苦一樣。而那些被他剛剛制造出來的傷口中,竟然開始向外長耳朵!
    我心中出現了一個可怕的猜測:當年魏忠賢耳目眾多,可能并不是靠東廠無處不在的滲透,而是用這只玉手制造出來無數真正的“耳目”。而孫老三看破我的心思,說不定就是他身上那些眼睛搞的鬼。
    如果我等到他身上再長滿了耳朵,只怕以天下之大,都不會再有我的藏身之所!
    我心一橫,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雙手各執一枚刀片,向孫家兄弟的咽喉之處射去。孫老三瞬間就看破了我的意圖,可他非但沒有躲開,反而向自己兄弟身上撞去。孫老四被撞得一個趔歪,那枚射向他的刀片便釘入了孫老三的喉嚨里。
    我欲再給孫老四補上一刀,可是他已經撐開了金剛傘,將自己和孫老三都護在里面。我要是貿然沖過去,肯定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想到這里,我便轉身向后跑去。這墓里沒有什么油水可撈,而且還如此詭異,還是趁早走的好。
    可是,當我跑過了一半甬道的時候,竟然看到那四個人皮畫從地上爬了起來,拖著殘缺不全的尸體向我爬來。
    我抽出砍刀,飛快地將最前面的一個剁了脖子,然后又揮刀沖向第二個。
    等我砍倒第二個的時候,卻看見孫老大也搖搖晃晃地站在我面前……
    它的身體變得異常堅硬,我一刀砍上去竟然連它的胳膊都沒砍斷。它一把抓住我的刀,張開大嘴就向我咬來。而在它的口中,竟然還有一只眼睛眨啊眨的!
    我身上的汗毛一下子穸了起來:看來只要進了這古墓,就統統會變成魏忠賢的“耳目”。照此說來,我的身體……
    而且我又感覺到了黑暗中傳來的窺視感。
    窺視
    “嘿嘿,我看你往哪里跑……”
    孫老四斷斷續續的聲音從我身后傳來。我回頭一看,他一手拿著那只玉手,另外一只手拿著一顆人頭,摁在他的胸前——那是孫老三的頭!
    “你殺了我哥哥,我要讓他們看著你死!”他面目猙獰地說道。而在他說話時,孫老三的頭竟然在他胸口上睜開了眼睛,兇狠地盯著我。只不過它已經不像人類那樣只有兩只眼睛了,而是臉上密密麻麻地長了足有三四十只!
    我懂了,那玉手不光可以讓人身體里長出無數“耳目”來,甚至還可以將別人的肢體嫁接在自己身上。
    “你、你這樣還能算人嗎?”我叫道。
    孫老四流出了眼淚,同樣大叫道:“你又能算人嗎?我們跟你無冤無仇,你竟然要將我們統統害死,你跟殺人的怪物有什么區別!”
    “區別就是老子能活著出去,但你們和它們全都得死!”我大叫一聲,輪著砍刀沖了上去,刀刀劈向長在他胸口的孫老三。
    我猜他們兄弟情深,他肯定會因為保護自己哥哥的頭顱而畏首畏尾,這是我唯一的勝算! 果然,他被我搞得手忙腳亂,最后被我一刀劈在脖子上,倒了下去。
    “去給閻王爺當耳目吧!”我一刀插入他的眼眶當中,刀尖從他的后腦刺了出來,這下子他肯定活不成了。
    殺了孫老四之后,我很快就跑回地宮當中。讓我松了一口氣的是,那些肚皮朝上在地上爬的怪物并沒有再站起來,看起來我可以平安回去了。 我這一趟什么好處都沒撈到,總覺得有些虧本,便又想起那只神奇的玉手來。既然魏忠賢能用它讓自己的“耳目”遍天下,那我也同樣能夠做到。只可惜當時那東西掉在孫老四的金剛傘底下,被那個注定要被我弄死的孫老四拿到了。
    于是我回頭向甬道中望去,結果正好看到滿身耳朵的孫老大抱著孫老三和孫老四的頭顱蹣跚地向這邊走來。他死了,然后變成了一具還有些許意識殘存的行尸。
    我突然明白它的目的了:它要把我的頭也擰下來,然后和它三個兄弟的頭一起種在肚皮上,這樣它們就可以永遠折磨我了!
    想到這里,我驚恐地低頭看自己的身體,因為我是不可能知道它的想法才對。除非,我也有了屬于自己的“耳目”。
    “轟”,孫老大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機關,后半個地宮竟然塌陷了,我根本無處逃生!
    一只手從我身后摸上了我的肩膀,而我用自己脖子后面的“眼睛”看到,那是孫老二。它扳住我的腦袋,用力地擰著。我的脖子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很快就要被折斷了。
    這時我才發現,整座古墓的角落里,長滿了圓溜溜的眼睛,它們一直窺視著我……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捆煞陣

下一篇:官癮不減

標題:盜墓鬼故事之耳目
地址:http://www.wsbcpy.live/yc/61634.html
聲明:盜墓鬼故事之耳目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